“妈蛋!这个红衣变态真是难缠!要不是我机智,恐怕真的要哽屁了!”云初玖睁开眼睛,哪里还有半分醉意?!

  “主人,那个红衣变态怎么会知道小白脸和你有关系?”小黑鸟从灵兽袋里被放了出来!

  “我哪里知道?!恐怕是小白脸那边出了内奸或者是被人跟踪了!不过,就他那乌鸡脑袋想和我斗?简直是做梦!姑奶奶玩死他!”云初玖撇了撇嘴,站起身来!

  “主人,反正你是在装醉,那你为何不直接就说和小白脸没关系?”小黑鸟不解的问道!

  “那个红衣变态既然能那么问我,恐怕就有了几分把握,如果我推的一干二净,倒是让他怀疑,不如真真假假,让他摸不着头脑!”

  “主人,那他会不会还来找咱们的麻烦?”

  “来肯定是要来的!不过,既然他刚才没动手,那么就是有其他的打算,到时候见招拆招就是了!我就不信我还斗不过一只乌鸡!来一次我扒他一层皮,正好发笔小财!就他那些毒药,对我来说就是大补丸!”云初玖打了个哈欠,将地上的灵石收进储物戒指,回到屋子里面竟然直接就睡下了!

  小黑鸟看着石桌上的一片狼藉,幽幽的说道:“主人啊,说的好听些你这叫豁达,说白了,就是没心没肺啊!都这样了,居然还能睡着?!真是愁死小爷了!”

  隔了一天,云初玖正在院子里面遛弯的时候,血无极又来了!

  “小九妹妹,哥哥来看你来了!”

  云初玖连连后退,一副惊讶不已的模样:“你,原来那天我不是在做梦?我们真的一起喝酒了?”

  血无极自来熟的坐在石凳上,微微一笑:“自然是真的!小九妹妹不是说已经当我是朋友了吗?”

  云初玖似乎有些胆怯的说道:“那你不杀我,不要我的头骨了是不是?”

  “那是自然!我们是朋友了!”血无极本来心里还有几分疑虑,见了云初玖如此反应,心说,上次小丫头那么大胆,看来真的是借了酒意!那她说的话就是真的无疑了!

  云初玖听血无极如此说,顿时就蹦跶了过来:“乌鸡哥哥,既然你真的把我当朋友,那是不是又给我送灵石送好吃的来了?”

  血无极咬了咬牙:“上次不是已经给了你一万灵石吗?”

  云初玖扁了扁嘴:“乌鸡哥哥,本来我还以为你比帝北溟强多了!没想到你居然这么抠门,真是让我失望!”

  “那个面瘫给过你灵石?他给了你多少?”

  “他既然觊觎我的美色,自然要讨好于我,不但给了我灵石,还送了我不少好吃的,比如什么清蒸白鲮鱼,红烧剑鬃猪小排,极海虾仁啊,还有什么糕点啊,他向来对我很大方的!只不过,我看不上他那面瘫脸,要不然我就从了他了!”云初玖坐在石凳上,翘着二郎腿说道!

  血无极一听这些菜名,还真的都不是青玄大陆的人能编出来的,看来帝北溟那个面瘫在这小丫头身上还真是下了血本,本少主怎么可能比不过他?!

  “小九妹妹,你这么做就对了!我和你说,那个面瘫是个断袖!他讨好你,肯定不是真心喜欢你,对你肯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心思!不就是灵石和好吃的吗,本少主有的是!以后你尽管找我要便是!”

  ...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