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乌鸡哥哥,你认识帝北溟啊?”云初玖差点笑喷了,小白脸要是知道有人说他是断袖,估计得气得去撞墙!

  “本少主自然认得那个面瘫!这些灵石你收着!花没了,再找哥哥要!”血无极不动声色的转移了话题!

  云初玖看着地上一大堆亮晶晶的灵石,笑着说道:“乌鸡哥哥,我这门派发的储物袋实在是太小了,你能不能送我十个八个储物袋啊?”

  云初玖从怀里拿出来门派发的那个储物袋,一脸嫌弃的说道!

  血无极眼神闪了闪:“小九妹妹,我看你一点灵力都没有,你是怎么使用储物袋的?”

  云初玖神秘兮兮的说道:“乌鸡哥哥,这个秘密我只告诉你一个人!其实我是雷灵根,我是能修炼的!至于为什么别人看不出来我的灵力等级,那是因为我无意中得到过一枚隐灵丹,服用之后就能隐藏灵力!”

  “雷灵根?倒是很罕见的灵根!帝北溟那个面瘫知道这件事情吗?”血无极很是意外,虽然他已经猜到了云初玖有灵力,毕竟没有灵力也不可能让仙器认主的,但是雷灵根倒是有些意外!

  “我才懒得告诉他呢?!不过,他应该猜出来一些吧!”云初玖不屑的说道!

  云初玖不屑的表情很是取悦了血无极,血无极从储物戒指里面拿出一枚小巧的戒指递给云初玖:“小九妹妹,这个储物戒指你拿着,这一个就顶的上数百个储物袋!”

  暗卫花花揉了揉眼睛,抠了抠耳朵,我的老天爷,少主你是疯了还是傻了?

  那可是带有自行隐藏属性的储物戒指,天元大陆多少人打破脑袋有钱都买不到的上品灵器,你就这么送给黑丫头了?你还是我认识的那个抠门少主吗?!

  “这,乌鸡哥哥,这储物戒指太贵重了,万一被人抢去怎么办?你还是给我几个储物袋比较好!”云初玖虽然如此说,却把储物戒指攥的死紧,压根没有还给血无极的意思!

  血无极自然看见了云初玖的小动作,不但不厌恶,反倒有一种找到了同类的感觉:“小九妹妹,这个你不用担心,只要你将戒指炼化了,它就可以随你的心意进行隐藏!”

  “真的吗?这么神奇?乌鸡哥哥你真是太大方了!”云初玖装出一副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样,其实心里乐开了花,小样,你个乌鸡脑袋还想耍我?我玩死你!

  “那是自然!虽说这个储物戒指价值数百万上品灵石,但咱们的友情无价!以后,要是那个面瘫来了,哥哥帮你对付他!”

  这云初玖连连点头,两个人又闲聊了几句,然后血无极带着暗卫花花走了!

  “花花,你觉得那个小丫头怎么样?”

  “少主,属下觉得那个小丫头又贪财又贪吃,性子还跳脱,别的没看出来什么!”

  “你说的没错,对付这样的小丫头,本少主最有心得,只要花点灵石,给点好吃的就行了!”

  “少主,既然这个小丫头这么好对付,为何帝北溟迟迟没有拿下?再说了,以帝北溟的灵力,想要制服这个小丫头简直太容易了,为何还任由她反抗?”

  “啧啧,花花,这你就有所不知了!帝北溟那个面瘫话都不会说,哪有本少主招小姑娘喜欢?!至于为何没有动强,恐怕是想找点乐子,毕竟得到一个人的心可比什么都有挑战性!”

  暗卫花花无语了,少主,你这么自恋真的好吗?据我所知,在天元大陆,喜欢帝北溟的女子可比喜欢你这恣意妄为的人多了去了!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