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少主,虽说您要收买那个小丫头,但也不至于把那么贵重的储物戒指送给她吧?”暗卫花花还是没忍住,仗着胆子问道。

  血无极冷笑了几声:“等我利用完那个小丫头,我就杀了她!到时候那个储物戒指还是本少主的!包括里面的东西也都是本少主的!本少主怎么会做赔本的买卖!”

  暗卫花花如梦方醒:“少主英明!少主真是深谋远虑!”

  血无极自负的笑了笑:“哼,一个小丫头而已,本少主很容易就把她玩弄于股掌之间!哪里会像帝北溟那个面瘫,居然这么久都搞不定一个小丫头,真是废物!”

  暗卫花花在旁边连连称是,不过,心里总有一丝诡异的违和感,那个小丫头真的会那么简单?帝北溟都搞不定的人,我们少主这么轻易的就搞定了?!

  与此同时,云初玖正在炼化那枚储物戒指!

  过了一会儿,云初玖美滋滋的开始嘚瑟:“小黑,小火,你家主人我是不是很能忽悠人?那个乌鸡还想利用我对付小白脸,我呸!就他那风骚的样子,还没有小白脸顺眼呢!利用我?我玩死他!”

  “主人!那个红衣变态不像这么好说话的样子,居然给了你这么贵重的储物戒指,会不会其中有诈啊?”小黑鸟眨着绿豆眼狐疑的说道!

  云初玖撇了撇嘴:“切!估计就是打算利用完我,把我弄死再把戒指收回去呗!天雷都劈不死我,就他还想弄死我?做他奶奶的春秋大梦去吧!”

  云初玖的话音刚落,本来还晴朗的天空,竟然逐渐暗了下来!

  云初玖抬起头看了看,天上的乌云正在汇聚,暗沉的颜色看着很是渗人,甚至有雷电在隐隐的翻滚!

  “小黑,这次恐怕来者不善啊!你进到灵兽袋里面去,这次的强度,你恐怕承受不了!”云初玖隐隐感觉到了一丝不安!

  这种对危险的感知,让她在前世躲过了无数次生死大劫,所以她很相信自己的直觉。

  小黑鸟也感觉到了一丝窒息的感觉,乖乖的躲到了灵兽袋里面!云初玖把擀面棍还有几件防御灵器也收进了储物戒指里面!

  云初玖生怕这次天雷太过霸道,伤害了无辜的人,一溜小跑,跑到了后山深处!

  轩辕掌门等人自然也发现了这等异象!

  “掌门,大片的乌云集中到了中峰后山,里面隐隐有雷电之威,恐怕天道已经容不下云初玖了!”

  轩辕掌门一脸的为难挣扎,救还是不救?不救,就这么眼睁睁看着云初玖被天道抹杀,实在是于心不忍!救,凡人之力怎么可能扛得过天雷的威力?!

  轩辕掌门神色凝重的思索片刻,这才说道:“众位,你们在此等候,本座去看看云初玖的情况!如果,如果本座出了什么事情,你们按照门派的传统,再选出一位掌门!”

  “掌门!不可!”众人一听轩辕掌门如此说,顿时纷纷阻拦!

  “掌门,你是一派之主,怎么能以身犯险?!云初玖是我中峰的人,我去吧!”幽峰主唤出灵剑,这就要驭剑赶往中峰后山!

  祁长老大声说道:“幽峰主,你站住!我去吧!我这神识早已受损,早晚不过是几年的事情,莫不如为门派做点事情!”

  端木长老大喝了一声:“都站住!你们听老夫说两句!这件事情你们都不要插手!天道的威力岂是你我能够承受的?

  这件事情只能云初玖自己来承受,即便我们帮助她扛过了这一次,以后每一次晋级都会有天道的惩罚,我们都能帮她扛吗?如果她能扛过,那是她的造化,如果她抗不过,那也是她的命数!”

  众人听了端木长老的话,均沉默不语,是啊,即便我们这次帮了云初玖,下一次,下下次呢?如果想要成长,那就要经历风雨、经历磨难!云初玖,你会战胜天道、战胜命数吗?

  ...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