帝北溟不由得唾弃自己,一个干巴巴没什么看头的黑豆芽,有什么好想的?!即便是想,也应该想黑东西长大以后的样子!

  帝北溟莫名就想起云初玖曾经说过“我用胸闷死你”那句话,顿时鼻血就喷了出来!

  云初玖一直瞄着帝北溟呢,见到这个情况,不由得咯咯直乐:“男神,你这不会是雷劈的后遗症吧?怎么总流鼻血呢?!你这不会血尽而亡吧?!”

  帝北溟也没法再装睡了,愤愤的说道:“本尊最近进补的有些过剩,所以才会流鼻血,有什么大惊小怪的?!”

  云初玖撇了撇嘴:“哼!难怪最近都没来,原来是偷着吃好东西去了!”

  云初玖说完,觉得这句话味道有些不对,似乎有些吃醋的味道,赶紧补充了一句:“其实你不来也没关系,我最近遇上了一个冤大头,没少被我坑东西!”

  帝北溟冷哼了一声:“不就是血无极那个蠢货吗?!你这是与虎谋皮!以后你给我离他远一些!”

  “咦?你怎么知道的?”云初玖好奇的问道。

  “本尊自然有办法知道!你就不怕他杀了你?血无极是出了名的喜怒无常,手段狠辣,你居然敢坑他,一旦被他发现,他岂能饶了你?”帝北溟轻巧的绕过了云初玖的问题!

  云初玖嘟着嘴说道:“我也是没办法啊!那只乌鸡灵力高超,我跑得了和尚又跑不了庙,自然要想办法糊弄糊弄他!对了,你们俩到底是什么关系?”

  “乌鸡?”帝北溟先是一愣,继而哈哈大笑,不小心牵动了内伤,咳嗦了好一阵才缓了过来:“咳咳!好!黑东西,你这个外号起的好!那个蠢货配乌鸡这个名字正好!”

  “男神,那你们俩到底是朋友还是敌人啊?不会是相爱相杀的好基友吧?”云初玖眼睛里闪过八卦之光,好奇的问道!

  “我和他当然是敌人!那个蠢货屡屡想要胜过我,简直是痴人说梦!对了,好基友是什么意思?”

  云初玖哪里敢说实话,于是含糊的说道:“好基友就是好朋友的意思,哎呀,水都凉了,我得赶紧出来穿衣服了!”

  云初玖大大方方的从浴桶里面出来,用毛巾擦了擦,然后开始慢条斯理穿衣服,这货心想反正小白脸脖子又动不了,怕什么?!

  哪里想到,帝北溟服用了丹药以后,脖子已经可以开始轻微的转动了,帝北溟下意识的转了一下脖子,然后,嗯,再一次血染枕头!

  帝北溟想把头转过去,偏偏这时候脖子又不能动了,好巧不巧,云初玖一抬头就看见了帝北溟正瞪着死鱼眼睛,一脸鼻血的看着自己!

  云初玖也懵逼了!

  虽然这货脸皮挺厚的,但在人面前裸奔,嗯,还是知道不好意思的!

  云初玖脸色涨红,胡乱的把衣服套在身上,然后故作镇定的说道:“男神,你想要看就明说嘛?!为毛要偷偷的看?”

  帝北溟觉得今天是自己有生以来最悲催的一天,脸上一阵红一阵白,咬牙切齿的说道:“本尊会偷看你?哼!本尊只是,只是在看,嗯,在看浴桶,你这浴桶挺特别的!”

  ...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