云初玖眼珠转了转,一脸的坏笑:“男神,既然你这么喜欢这个浴桶,那我就帮你近距离看看!”

  帝北溟突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,云初玖搓了搓手,然后开始扒帝北溟的衣服!

  “黑东西!你是想死吗?!”帝北溟气的脑袋都快冒烟了!

  云初玖贼兮兮的说道:“男神,我这是帮你啊,你不是想要看浴桶吗,我帮你脱了衣服,好帮你洗澡啊!”

  “黑东西!你给我住手!本尊不想洗澡!”帝北溟大声的吼道!

  “男神,你就别害羞了!我又不是没看过,我还摸过呢!来,乖乖的,我一定帮你洗白白!”云初玖三两下就把帝北溟的外衣给扒了!

  帝北溟脸色涨红:“黑东西,你今天要真敢把我衣服脱了,我饶不了你!”

  “好吧!好吧!没想到男神你的脸皮如此薄,不脱就不脱吧!”云初玖果然停手,不再继续扒帝北溟的衣服!

  帝北溟刚松了口气,云初玖又从储物戒指里面弄出一个大浴桶,里面热气腾腾的,然后云初玖扛起帝北溟,一下子就给扔进了浴桶里面!

  “咳!咳!黑东西,你,反了!反了!你等着!我饶不了你!”帝北溟呛了一口水,气的咬牙切齿!

  云初玖趴在浴桶边上,笑眯眯的说道:“男神,你这可真是冤枉我了!你不让我扒衣服,我也没扒你衣服啊?再说了,你先前淋了雨,这泡一泡去去寒气总是好的!况且,你不是有洁癖吗?这身上又是血又是土的,多难受啊!”

  帝北溟一噎,黑东西说的倒也有些道理,这身上黏腻腻的,确实不舒服!

  云初玖把手伸进浴桶里面,帝北溟心里一紧:“你,你要做什么?”

  “男神,你怎么防我跟防色狼似的?!至于吗?我就想帮你擦擦脸!你这脸上都是鼻血,脏死了!”云初玖边说边用小手帮帝北溟擦拭脸上的血迹!

  帝北溟脸上发烫,嘎巴嘎巴嘴,也不知道该说什么,也就任由云初玖摆弄了!

  云初玖见帝北溟不反抗了,干脆撩起水,把帝北溟的脑袋瓜也洗了洗:“男神啊,你这新发型很是闪亮啊,这屋子以后也不用点蜡烛了,有了咱们这两个秃脑袋瓜,照明就够用了!”

  “啧啧,男神,不得不说,你长的可真够好看的,没了头发竟然也这么好看!”

  “男神,要不以后你就留这发型算了,既省事还好看!”

  ……

  帝北溟听见云初玖如此夸赞自己,心里不由得有那么一丝飘飘然,再加上云初玖的动作很是轻柔,帝北溟享受的闭上了眼睛!

  过了一会儿,水开始变凉,云初玖在地上铺了一床被子,然后把帝北溟拽出来放到了被子上!

  “男神,你这一身**的可不行,嘿嘿,没办法,我只好勉为其难的帮你把湿衣服换了!”云初玖眼睛里露出蠢蠢欲动的贼光,开始伸出了禄山之爪!

  帝北溟咬了咬牙,事到如今,也没有好的办法,相对于让暗风暗隐帮自己脱,还不如让黑东西脱!

  “你把眼睛闭上再帮我脱!”帝北溟嘶哑着声音说道!

  云初玖乖乖的把眼睛闭上,然后开始摸索着帮帝北溟脱内衣,帝北溟又羞又恼,干脆闭上了眼睛!

  他哪里知道,云初玖这货偷偷的把眼睛睁开了一条缝,鬼鬼祟祟的开始欣赏起帝北溟的果体来!

  啧啧,这胸肌,啧啧,这腹肌,啧啧,这……

  小色狼云初玖赶紧一仰头,为毛?因为鼻血要流下来了,简直太劲爆了,宝宝实在是受不了这个刺激啊!

  ...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