云初玖仰着头好不容易止住了鼻血,故作镇定的说道:“男神,脱完了,你把内衣弄出来,我帮你穿上!”

  帝北溟此时又羞又恼,哪里顾得上看云初玖,从储物戒指里面拿出一套内衣,别扭的说道:“赶紧帮本尊穿上!”

  “好嘞!马上就穿!”小色狼云初玖见帝北溟不注意自己,从储物戒指里面弄出来两团棉花塞到了鼻孔里面!

  然后,这货就光明正大、毫无负担的欣赏帝北溟的果体!

  虽然小白脸喜怒无常,没事就抽风,但是如此健美的果体是无罪的,可惜啊,可惜,我现在实在是有心无力啊!

  云初玖假借穿衣之名,行吃豆腐之实,摸的不亦乐乎!

  好不容易总算把帝北溟的内衣穿好了,云初玖把床铺整理了一下,这才把帝北溟放到了床的外侧!自己屁颠屁颠的打扫完卫生,爬到了床里侧!

  “男神,你今天为什么要救我?”云初玖撑起身子,眼睛亮晶晶的看着帝北溟!

  帝北溟挑了挑眉:“本尊说过了,你的血对本尊有用!”

  “不是已经到一年了吗?你的寒毒应该都清了吧?应该不需要我的血了!”云初玖眨巴眨巴眼睛。

  帝北溟别扭的冷哼一声:“虽然寒毒清了,但是你的血对我很有益处,我自然舍不得你这么珍贵的灵药死掉!”

  “哦,原来是这样!我还以为你是喜欢我呢!还好,还好,如果你真的喜欢我,我还……”云初玖说到这里就没往下说,而是略带几分失落的躺回了床铺,不再说话了!

  帝北溟见云初玖不说话了,心里百爪挠心一般难受,黑东西后面想说什么?帝北溟最后还是没忍住,干咳了两声:“你还什么?”

  云初玖闷闷的说道:“我睡着了!”

  帝北溟一噎,冷哼一声:“不说就不说,你就别白日做梦了!本尊怎么会喜欢你这样的黑豆芽!哼!”

  云初玖没说话,心里暗骂,真是个讨厌的小白脸!不喜欢就不喜欢,有什么了不起的?!要不是看在你这么卖力救我的份上,我才懒得搭理你呢!就你这样的小白脸,跪着求我,嗯,其实还是可以考虑滴!

  帝北溟见云初玖不说话,心里有了那么几分后悔,可是话已经说出去了,自然没有收回来的道理,别扭的补充了一句:“其实,其实,现在你变白了不少!”

  云初玖自从回来,还真没照过镜子,听见帝北溟如此说,顿时就从床上爬了下去,点上蜡烛,跑到镜子前面一顿照!

  “哎哟,镜子里面这个倾国倾城的小美人是谁?”

  “镜子,镜子,你快告诉我,谁是灵华宗最美的人?”

  “云初玖!云初玖!云初玖是灵华宗最美的人!”云初玖捏着嗓子自问自答!

  帝北溟眼角微微抽搐,这个黑东西是要疯了吗?!

  云初玖在镜子面前挠首弄姿,好一顿夸赞,这才雄赳赳气昂昂的回到床上!

  “男神,我告诉你,就算你现在后悔说喜欢我也没用了!现在的我可不同往日了,我自己都快被我的美貌倾倒了!以后追求我的人那估计得从灵华宗一直排到邺城去!我云初玖现在既有美貌又有灵力,啦啦啦,我的人生从此就与众不同了!”云初玖嘚瑟的说道!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