地上的帝北溟也是呆愣愣的,温软的触感仿佛还留在唇间!

  一时间屋内一片静谧,两个人谁都没有说话!

  “咳!咳!你可别想多了!我只是,只是想堵住你的嘴而已!”云初玖从被子里面探出小脑袋,略显慌张的说道!

  帝北溟冷哼了一声:“哼!本尊也只是口渴了而已!这么长时间,居然连水都不给本尊喂一口,真是笨手笨脚的!”

  “你刚才不是喝了好几口洗澡水吗?”云初玖想起帝北溟狼狈的样子,咯咯直乐!

  帝北溟脸色一僵,咬了咬牙:“黑东西,你就嘚瑟吧!等本尊康复了,看我怎么收拾你!”

  云初玖做了个鬼脸:“今朝有酒今朝醉,反正现在你不能奈何我!我警告你,你给我乖乖的,否则我就扒光你,给你画张果体画!”

  云初玖说到这里,眼睛一亮,这个主意不错啊,以后小白脸要是离开了,我还可以欣赏欣赏小白脸的果体画,万一哪天没钱了,或许还可以靠着卖他的果体画发笔小财呢!

  云初玖越想越觉得这个主意不错,下定决心,明天有空的时候就画小白脸的果体画……

  帝北溟以为云初玖不过是说说而已,并没有放在心上,他在脑海里不停的回味刚才两人唇齿纠缠的美妙滋味……

  第二天清晨,云初玖神清气爽的伸了个懒腰,下了床,蹦跶到帝北溟身边,笑嘻嘻的说道:“男神,早上好!”

  帝北溟虚弱的睁开眼睛,没有说话!

  云初玖一愣,伸手摸了摸帝北溟的额头,滚烫滚烫的,云初玖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,昨天晚上帝北溟可怜巴巴的躺在的地上,身上连床被子都没盖!

  云初玖莫名的就有了几分内疚,自己这么对待伤员似乎有点过分!

  “男神,对不住啊,来,发发汗就好了!”云初玖把帝北溟抗到了床上,然后左一层又一层的开始往帝北溟身上盖被子!

  帝北溟觉得自己早晚得被云初玖给折腾死,你这是盖被子还是想活埋了我啊?帝北溟使劲了全身力气吼道:“黑东西,咳咳,你想闷死我吗?”

  云初玖这才发现自己手忙脚乱的,竟然把帝北溟的脑袋你也给盖上了,赶紧把帝北溟的脑袋从几床被子里面解救出来!

  “对不住,对不住!我这不是没有经验吗?!你以后多病几次,我就有经验了!”云初玖干笑着说道!

  帝北溟只觉得眼前一黑,咬了咬牙:“你这是咒本尊以后经常生病吗?”

  云初玖一呲小白牙,用手一托帝北溟的下巴:“男神,你这个时候最好不要挑衅我,否则,我不介意再强吻你一次!”

  帝北溟脸色涨红:“你给我住手!你不知廉耻!你无耻!”

  云初玖色眯眯一笑:“我就是脸皮厚,我就是无耻,你能把我怎么着?我这就要亲你喽!”

  云初玖说完,弯下腰,嘟起嘴唇就对着帝北溟凑了过来!

  砰、砰、砰,帝北溟的心跳开始加速,又是羞恼,又是期待,干脆闭上了眼睛,一副任人宰割的模样!

  ...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