云初玖好不容易才止住笑声,然后说道:“你们尊上昨天太累了,现在补觉呢,我出去一趟,你们好好看家!”

  云初玖私心不想让暗风和暗隐知道因为她的疏忽把帝北溟冻风寒了,却不知道自己的话让暗风误会了!

  云初玖走了之后,暗风一脸的八卦:“咱们尊上昨天不是手脚都不能动了吗?怎么会累坏了呢?”

  暗隐冷声说道:“九小姐可是能动的!”

  暗风先是一愣,继而颤抖着手指向暗隐:“太污了!原来你是个闷骚的!”

  暗隐觉得暗风似乎是误会了什么,也懒得解释,冷着脸警戒!

  正往议事厅蹦跶的云初玖狠狠打了个喷嚏,心里嘀咕,难道小白脸醒了在念叨我?才分开这么一会儿,他就想我了?我现在的魅力都这么大了?!

  云初玖不要脸的意淫了一会儿,终于蹦跶到了议事厅!

  议事厅里面的轩辕掌门等人都快成望夫石了,正抻着脖子往外张望,终于看见云初玖蹦跶来了!

  众人看见云初玖容貌的时候也是一愣,昨天夜高风黑的,再加上,云初玖脸上脏兮兮的,众人也没太注意,现在一看,都是惊讶不已!

  果然是一白遮百丑,小丫头虽然仅仅是皮肤变白了,但感觉整个人都漂亮了很多!

  “小丫头,你快和我说说,你昨天是怎么躲过那些天罚的?”曲长老凑到云初玖面前,好奇的问道!

  “天罚?”云初玖还不知道所谓的天灵根说法,本着少说少错,敌不动我不动的原则,尽量少说话!

  “对了!你这小丫头还不知道呢!我和你说,你可是罕见的天雷灵根啊!那些紫色天雷就是天道要抹杀你……”曲长老巴拉巴拉将事情讲了一遍!

  云初玖心里一动,原来是这样,怪不得那些紫色天雷总是追着劈我,原来是所谓的天道要抹杀我!我管你天道还是地道,我命由我不由天,想要我的命,没门!

  “小丫头,你快说说,到底你是怎么扛过五个时辰雷劈的?”曲长老见云初玖愣神,又问了一遍!

  云初玖嘻嘻一笑:“自然是快点跑,让它们追不上我了!不过我很快就被劈晕了,后面的事情就不知道了!我醒过来的时候就看见那位恩人吐了口血,然后嘱咐我照顾他!再然后,我就驭着菜板子飞出来了!”

  众人觉得云初玖说的似乎有道理,但又总感觉似乎哪里不对,轩辕掌门又问了一遍,云初玖也是这套说辞,轩辕掌门只好问道:“你那位恩人醒了吗?可否让我们见见他?”

  轩辕掌门之所以说的这么客气,一来那人救了云初玖,二来一看那人灵力就非常高超,自然要以礼相待!

  云初玖叹了口气:“恩人昨天发了一夜高烧,今天早上才沉沉睡去,还是等他清醒一些吧!恩人为了救我受了这么重的伤,又染了风寒,我这心里实在是过意不去!不知道众位手里可有什么好的滋补之物?我拿去给他补一补!”

  云初玖说的情真意切,还掉了几点眼泪,轩辕掌门等人自然不会拒绝,纷纷拿出一些上好的滋补品交给云初玖!

  云初玖心里奸笑,又发了一笔小财,小白脸啊小白脸,你不愧是我云初玖看中的男人,躺着就能给我赚钱!

  ...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