血无极?云初玖吓了一跳,下意识的挡在了帝北溟的前面,小白脸现在全身僵硬,如果那个红衣变态来了,要杀小白脸岂不是易如反掌?!

  帝北溟眼神一暖,淡淡的说道:“黑东西,你让开,血无极那是天元大陆响当当的人物,趁火打劫的事情,他是不屑做的!”

  “哈哈,帝北溟,你这面瘫总算是说了句人话!本少主自然不会落井下石,再说了,就算是看在小九妹妹的面上,我也不会那么做的!”血无极现出身形,面上带着邪魅的笑容,袖子里面的手却紧紧攥在了一起!

  好你个云初玖!

  你居然敢戏耍本少主!

  帝北溟那个面瘫是天上的明月,我是弱不拉几的小蜡烛?

  帝北溟是高山之巅的白雪,我就是地上的粪土?

  原来什么仇人,什么帝北溟觊觎你的美色都是瞎编的,都是用来骗我的!

  很好,云初玖,你等着!

  血无极为了在帝北溟面前不落面子,简直是打落了牙齿往肚子里面咽,明明恨不得掐死云初玖,却跟什么也没发生似的谈笑风生!

  暗卫花花也随之现出身形,心里腹诽,我们少主这次可被这个小丫头戏耍够呛,我就说嘛,被帝北溟看中的人怎么会那么简单?!我们少主这自恋的毛病确实也该改改了!

  血无极虽然话是对帝北溟说的,但是眼睛却死死盯着云初玖!如果眼神能杀人的话,云初玖早就死了上百回了!

  如果一般人被人抓个现行,一定会有些尴尬或者是心虚,不过,显然云初玖不是一般人!这货笑的一脸灿烂:“乌鸡哥哥,你来了?是不是又给我送灵石来了?”

  众人一脸的懵逼,脸皮厚到云初玖这个程度,也算是天下无敌了!

  血无极咬了咬牙:“小九妹妹,你刚才不是说我给你金山银山,你都不会看一眼吗?”

  云初玖一脸的理直气壮:“对啊,金银那种俗物我怎么会喜欢,我喜欢的是亮晶晶的灵石啊!”

  众人……

  血无极愣了一下,继而哈哈大笑:“小九妹妹真是诙谐风趣,难怪就连以断袖著称的帝北溟都会对你动心!”

  帝北溟冷哼一声:“话不要乱说!本尊只是自律而已,不像有的人四处惹桃花,据说私生子都有几十个了!”

  血无极气的直咬牙:“帝北溟!你胡说八道!你居然当着小九妹妹的面污蔑我!你居心何在?!你个断袖!”

  “本尊只是实话实说而已!谁不知道你行事恣意妄为,有看好的女子就掠回宫中!”帝北溟虽然四肢僵硬,但气势上竟然隐隐压制住了血无极!

  血无极气极反笑,一双眼睛变成了鲜红如血的颜色:“帝北溟,虽然本少主不屑趁火打劫的行径,不过,偶尔做一回倒也有趣,我今天就杀了你!”

  暗风和暗隐急忙护住了帝北溟和云初玖,全身戒备起来!

  帝北溟朗声大笑,没有丝毫的紧张之感:“血无极,本尊虽然受伤不轻,但临死前把你拉上还是绰绰有余的,你大可一试!”

  ...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