帝北溟觉得自己的脸有些疼!

  黑东西,你还要慢慢挑?你还挑什么?你都被本尊看光光了!都和本尊那什么了,你居然还要挑?真是找死!

  云初玖对帝北溟刀子一般的视线已经免疫了,美滋滋的继续吃!

  血无极见帝北溟脸色难看,心里平衡了一些,笑着说道:“小九妹妹,你们几个的头发不会是被雷劈了吧?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?”

  云初玖嘻嘻一乐:“怎么样?是不是觉得我们的新发型很闪亮啊?我和你说,晚上的时候,屋子里面都不用点蜡烛了,我和男神的光头就能照明了!”

  血无极嘴角微微抽搐:“小九妹妹还真是物尽其用!只是不知道,你们是如何变成光头的啊?”

  “你不都说了吗?雷劈的啊!昨天,我去山上采蘑菇,老天爷抽风就开始打雷,我胆子多小啊,虽然是雷灵根,但是我也怕雷劈啊!好在男神他英勇出现救了我!可惜,倒霉的被雷劈了几下,就成现在这个样子了!”云初玖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!

  暗风和暗隐差点笑出声来!两人怕被血无极发现,赶紧憋了回去!九小姐也太能瞎掰了!

  采蘑菇?你骗鬼呢吧?

  你胆子小?

  艾玛,恐怕我俩的胆子加一起都没你胆子大!

  你还怕雷劈?

  五个时辰的雷都没把你劈死,你说这话亏不亏心啊?!

  血无极见云初玖说的一本正经,帝北溟又面无表情,就信了几分!

  不过,昨天的雷劈可是持续了五个时辰,这样的事情实在是诡异!难道灵华宗的后山有什么异宝现世?

  不应该啊,即便是在天元大陆,也没有能引来五个时辰雷劈的宝贝啊!

  血无极百思不得其解,就暂时把这件事情放下了,继续和云初玖说说笑笑!

  不得不说,血无极确实比帝北溟会讨女孩子欢心,不大一会儿,就把云初玖逗的咯咯直乐!

  帝北溟气的直咬牙:“别笑了!笑的真难听!”

  “小九妹妹,别听他的!你的笑声就跟银铃似的,好听极了!小九妹妹,某些人是挟恩求报的小人,你可不能为了所谓的救命之恩就对他容忍!”血无极在一旁不停的挑拨,看见帝北溟越来越黑的脸色,简直是乐在其中!感觉比抢了帝北溟一个地盘还有成就感!

  帝北溟果然脸色极其难看:“血无极,你吃的差不多了,是不是该滚了?”

  “帝北溟,这里又不是你的地盘,这里可是灵华宗,是小九妹妹的院子,我愿意待多久就待多久,你管的着吗?本少主,今天晚上就住在这里了!小九妹妹,你说好不好?”血无极挑衅的看了帝北溟一眼!

  众人的目光都汇聚在了云初玖身上,尤其的帝北溟,眼睛里闪过浓重的警告之色!

  云初玖沉默了片刻,然后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:“啊,原来是这样!乌鸡哥哥,那你就住这里吧!我去我姐姐那里住,晚上,你就和男神挤一张床吧!你们好好联络联络感情!

  怪不得你一直劝我不让我和男神在一起,原来你们俩才是一对,那我就成全你们,晚上你们就住一起吧!我把屋子让给你们俩!

  暗风、暗隐,还有花花,你们晚上谁也不准进屋打扰男神和乌鸡哥哥相亲相爱,听见没有?他们两个这么多年一直相爱相杀,互相试探,多不容易啊!

  爱情是没有性别之分的,你们可不能因此就歧视他们!你们储物戒指里面有红喜字,红蜡烛之类的没?赶紧布置布置,今天就是他们的洞房花烛夜!”

  ...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