血无极和云初玖离得极近,暗风和暗隐没想到血无极会突然发难,两人想救已经来不及了!

  血无极的手差一点就碰到云初玖的时候,云初玖灵巧的一闪,躲过了血无极的手,然后一挥右手,一道紫色的闪电直接劈向了血无极!

  血无极虽然猝不及防,但毕竟灵力高超,稍稍一侧身躲过了云初玖的攻击:“哟,小九妹妹还真有两把刷子……”

  血无极的话戛然而止,因为他万万没有想到又有一道紫色闪电劈了过来!在他的认知里面,一个炼灵四层的小菜菜,刚施展完一次术法,最起码要几十甚至上百息之后才能再次使用术法,哪里会想到云初玖这个变态居然可以连续攻击!

  血无极被云初玖一下子劈中了左肩,就在血无极懵逼的时候,暗风和暗隐挡在了云初玖和帝北溟前面!

  血无极一脸的懵逼!

  我被一个炼灵四层的小菜菜给弄受伤了?

  这要说出去,简直要笑掉人家的大牙有没有?!

  就在血无极还没完全缓过神来的时候,帝北溟突然冷声说道:“血无极,黑东西是本尊的底线!如果你不想天元大陆再生波澜的话,你以后少打她的主意!”

  血无极愣了愣,两边势力交恶已久,但帝北溟这么放狠话还是头一次,看来他还真是对这个云初玖上了心,这个云初玖不就是一个贪财好吃的小丫头吗?到底是哪里吸引了帝北溟这个面瘫?

  血无极愣了一下,然后哈哈大笑:“本少主不过是在开玩笑,小九妹妹好狠的心啊,居然真的打伤了哥哥!哥哥的心比这肩膀还要痛!”

  “乌鸡哥哥,我这刚会外放灵力,一时没控制住,劈的不太准,我本来是想帮你换个发型的,一下子劈歪了,对不住啊!要不然我重新劈一下?保证把你劈成和我们一样的发型!”云初玖扬起右手,对着血无极一呲小白牙!

  血无极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似的:“不用!不用!这发型不适合本少主!小九妹妹,你为何能连续使用术法啊?”

  云初玖一脸的无辜:“我也不知道啊!或许是老天爷觉得我以前过的太悲催了,给我的补偿吧!乌鸡哥哥,天色不早了,你是和男神洞房花烛还是回去啊?”

  “好吧!既然小九妹妹不愿意我留下,那哥哥只好伤心的走了!哥哥过几天再来看你!回见!”血无极肩上的伤隐隐作痛,再加上刚才帝北溟的话,决定暂时收手!

  血无极和暗卫花花正要离开的时候,云初玖在后面大声喊道:“乌鸡哥哥,请留步!”

  血无极心里一喜,哼,我就说嘛,本少主可比那个帝北溟强多了,这个小丫头一定是后悔了!这是准备挽留本少主!

  “小九妹妹,你不用再说了,哥哥我的心伤透了,今天我非走不可!”血无极故作姿态的说道!

  “啊,不是,乌鸡哥哥,你误会了!你每次来都送我灵石什么的,你这次就不送我点什么吗?再说了,你可是吃了我的饭菜和灵果了!那些可都不便宜!”云初玖理直气壮的伸出了小爪子!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