过了好一会儿,两人的口齿缠绵才算告一段落!

  云初玖爬起来,强装镇定的说道:“滋味不错嘛!男神,你的吻技进步的很快嘛!”

  云初玖说完没等帝北溟有所反应,就把小脑袋缩进了被子里面,艾玛,丢人丢到姥姥家了!

  帝北溟用眼睛余光瞥见云初玖像只鹌鹑似的缩进了被里,不由得翘了翘嘴角,黑东西竟然还知道害羞,真是难得啊!

  第二天清晨,帝北溟早早就醒了,一晚上都没怎么睡好,梦见的旖旎场景实在是让人……

  帝北溟下意识抬起手想要把云初玖搭在自己胸口上的胳膊挪开,然后一愣,我能动了?

  帝北溟小幅度的抬了抬腿,转了转脖子,竟然真的恢复正常了!

  这时候,云初玖醒了!

  这货眼睛还没睁开,就伸了个大懒腰,然后对着帝北溟一呲牙:“男神,早上好啊!你好些没?能动弹了吗?”

  帝北溟眼神闪了闪:“脖子好了一些,别的部位还不行!”

  云初玖安慰道:“男神,这病来如山倒,病去如抽丝,慢慢来,不着急!”

  帝北溟点了点头,心里一动,沉声问道:“嗯,希望如此吧!如果我真的残废了,你怎么办?”

  云初玖先是一愣,然后不在意说道:“没事!没事!你要是真残废了,我养着你!”

  帝北溟心里一暖,黑东西果然是深爱着本尊的,即便本尊残废了,她都对我不离不弃!

  “反正也不耽误生孩子,到时候让你儿子伺候你!我就可以四处游玩了!哈哈哈!对了,你都残废了,以后你的储物戒指就归我吧,我来掌管财政大权!”

  “黑东西,你就死了这条心吧!本尊即便是残废了,也不会让你有钱出去嘚瑟!”帝北溟差点气抽了!

  云初玖撇了撇嘴:“看你那小气样!不给就不给,本小姐自己赚钱自己花!哼!我就不信了,就我这逆天的炼丹天赋,以后还会赚不着钱?!说不定将来还得靠我养你呢!”

  帝北溟眼眸闪了闪没说话,哼,黑东西,即便你赚了钱,本尊也要想办法把灵石都弄到我手里,就你这样的货,就不能让你有钱!

  云初玖见帝北溟没说话,还以为帝北溟被自己说服气了,嘚瑟的从床上爬下来,洗漱完之后,继续开展收费服务!

  先是帮着帝北溟擦脸,然后又拿来漱口水,最后帮帝北溟套外衣!

  帝北溟现在是既幸福又痛苦,昨天他不能动,云初玖帮着做这些事情,倒没有什么感觉,可是现在他明明能动了却装作不能动,实在是忍的很辛苦!

  云初玖将帝北溟扛到院子里面的躺椅上,然后贼兮兮的说道:“男神,赶紧摆早餐!我都饿了!”

  帝北溟大概是由于装病心虚,也没和她计较饭钱,直接就从储物戒指里面把早餐拿了出来!

  云初玖盛了一碗粥,自己喝一口,喂帝北溟一口,一点没觉得两人用一个勺子有什么不对!

  帝北溟暗自窃喜,本尊实在是太英明了!如果不是本尊继续装病,黑东西怎么可能这么精心的照料我?!反正最近也没什么事情,本尊装它个十天半个月病好了!

  ...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