云初玖眼睛里闪过一丝狡黠,小白脸,居然给我装病,我看你这回还装不装?!

  云初玖多精啊,小白脸平时看我看的紧紧的,今天居然主动支开我,一定有猫腻!

  云初玖晚上回来的时候,特意看了看地上,虽然帝北溟把大部分脚印都毁掉了,但云初玖还是发现了几处残留的脚印!顿时就猜到了**分!

  “男神,来,我帮你解腰带啊!”居然敢装病骗我?!看我怎么收拾你?!

  帝北溟见云初玖竟然来真的,也顾不得露馅不露馅了,直接抓住云初玖蠢蠢欲动的小爪子:“黑东西!你给我住手!”

  云初玖装出一副惊喜不已的表情:“男神,你居然能动弹了?你好了?”

  帝北溟干咳了两声,不自然的说道:“估计是情急之下,血脉就畅通了!”

  “男神,那你得感谢我啊!要不是我逼你洗澡,你这说不定真就瘫痪了!你是不是得表示一下啊?”云初玖眨巴眨巴眼睛邀功!

  帝北溟有些心虚,于是说道:“咳,这次确实多亏你了!本尊明天多给你几枚灵果就是了!”

  “男神,你的内伤怎么样了?”云初玖暗地里撇了撇嘴,真是个小抠!

  “内伤需要慢慢调理,不过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!”

  “男神,既然你没什么事情了,那我后天就参加新弟子试炼了啊!那些老家伙都不想我参加,哼,我偏偏给他们夺个第一名回来!这个云小祖我当定了!”

  云初玖本来还纠结是留下来照顾帝北溟还是去试炼,现在见帝北溟没事,自然要去参加试炼了!

  帝北溟现在理亏,也不好阻拦云初玖,只好说道:“那你就去吧!安全第一!本尊也该回去了!我走了以后,如果那个红衣蠢货还来找你,你不理他便是,有了本尊的威胁,他不敢真对你怎么样的!”

  帝北溟虽然如此说,但是心里还是有些没底,决定回去以后给血无极找点事情做,免得他有闲心来找云初玖的麻烦!

  云初玖酸溜溜的说道:“好吧,你继续回去选妃吧!真没想到你是这样的男神!一方面对我信誓旦旦的,一方面还在那边选妖艳贱货!哼!”

  帝北溟一愣,继而笑了起来:“黑东西!本尊什么时候对你信誓旦旦了?再说,什么选妃不过是逗你玩的,难道你是吃醋了不成?”

  “吃醋?我才不会做那么低级的事情!哼!如果敢抢我的男人,我就打的她们找不着北!再说了,我现在如此美貌,还怕没人追求我?!”云初玖气呼呼的爬上床,躺到了里侧!

  “黑东西,我警告你!本尊走了以后,你少给我沾花惹草,否则我饶不了你!”帝北溟觉得黑东西还是不变白比较好,现在确实有些招风!

  云初玖撇了撇嘴,没说话!

  “黑东西,你听到没有?”帝北溟捅了捅背对自己的云初玖!

  “我睡着了!”云初玖傲娇的说道!

  帝北溟挑了挑眉:“明天我走的时候,多给你留一些好吃的,你乖乖听话!”

  云初玖顿时就转过了身:“真的?男神,我就知道你最好了!我一定乖乖听话,好好修炼,绝不沾花惹草!你再给我留点灵石呗?”

  ...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