众人看着云初玖他们吃的香甜,气的干瞪眼!

  谁特么的出来历练,居然还自带宴席的?真是一个十足的吃货!

  有的人则是把目光落在了云初玖的储物戒指上面!

  储物戒指价格昂贵,可不是一般人买的起的,也不知道云初玖从哪弄来一个储物戒指!估计是祁长老给她的吧!真是走了狗、屎、运了!

  云初玖这货精明的很,见萧长老他们几位长老还没吃饭,就屁颠屁颠的跑了过去:“几位长老,你们还没吃饭吧?我给你们准备了一桌宴席,还请笑纳!”

  几位长老虽然不重口腹之欲,但是色香味俱全的饭菜自然比辟谷丹强的多,所以对云初玖的态度那叫一个温暖如春!

  啃着馒头的吃瓜群众暗戳戳的骂了云初玖几句无耻,然后就暗自下定决心,以后努力赚钱,买不起储物戒指,多买几个储物袋也是好的,免得为了省地方只能装馒头!

  云初玖献完殷勤,这才回到原来的地方继续吃饭!

  第二天清晨,众人抵达了试炼地!

  众人下了飞船,都是一愣,不是说试炼之地是一处上古秘境吗?这里光秃秃的,别说什么上古秘境了,连毛都没有啊!

  曲长老看出来众人的疑惑,不由得撇了撇嘴,真是一群小菜菜!嗯,那个云初玖勉强算大白菜吧!

  曲长老和萧长老两人联手结印,然后抛出一块亮晶晶的东西!

  云初玖这货顿时眼睛开始冒蓝光,宝贝啊!这是什么好东东?

  云初玖定睛一看,顿时就泄了气,原来只是一块镜子的残片而已!

  曲长老和萧长老两人的法印打在镜子残片上之后,众人眼前的景象随之一变!

  一个巨大的山门出现在众人面前,虽然已经残破不堪,但隐隐透露出来的洪荒气息却让人不由自主的想跪地膜拜!

  山门的柱子上雕刻着古朴繁复的花纹,有好奇的弟子盯着看了一会儿,马上就觉得头晕目眩,赶紧垂下头不敢再看,仿佛看一眼,都是对这上古遗物的亵渎!

  “试炼为期一个月,最终的成绩以你们取得的妖兽内丹和灵药进行计算,稍后会给你们每人发放一枚玉牌,如果遇到危险想要主动放弃,只需捏碎玉牌就可以被传送出来!试炼期限截止的时候,你们自会被传送出来!现在,进去吧!”萧长老沉声说道。

  灵华宗众人正打算进入试炼之地的时候,天空中飞过来一艘巨大的飞船,有眼尖的一眼就认出来了:“是天门派的飞船!他们不会也是来历练的吧?!”

  飞船落地之后,先是走出来几位长老模样的人,然后下来的就是一些天门派的弟子、杂役等等!

  走在弟子队伍最前面的是一个清丽脱俗的女子,一脸的冷傲,投向云初玖的目光却像淬了毒一般!正是苏嫣然!

  白氏兄妹看见苏嫣然,眼睛里露出诡秘的喜意,云初玖,这次,你死定了!

  萧长老他们很是吃惊,数年来,四大门派之间虽然没有明文约定,但是都默契的避开别的门派试练的时间,天门派这是何意?

  “哈哈!众位请了!没想到我们两派的新弟子试炼竟然选在了同一天!还真是巧啊!”一位鹰钩鼻子的老者朝着曲长老他们拱了拱手!

  萧长老他们虽然心里惊疑不定,面上却谈笑风生,和天门派的众位长老寒暄起来!

  聊了几句之后,转到了正题,天门派带队的张长老皮笑肉不笑的说道:“众位,咱们两派这也是缘分,既然碰到了一起,不如就打个赌如何?”

  “不知怎么个打赌法?”萧长老心里暗想,看来天门派上次失了面子,这次是找场子来了!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