云初玖觉得丹田里面的怪草就像一颗不定时的炸弹一般,早晚有一天会要了自己的小命!

  如果不把这棵怪草弄出来,早晚我会变成它的养料!

  可是如果把这棵怪草弄出来,没准我就会变成木乃伊!

  怎么想都是死路一条!

  就连小白脸都没有查找到这棵怪草的来历,难道我真的只能等死?

  好在云初玖是个乐观豁达的性子,惆怅了一会儿,就振作起来:“妈蛋!天雷都劈不死我呢!我还怕了一棵怪草不成!总会有办法的!”

  云初玖正自己给自己打气的时候,肚子咕噜噜叫了起来!

  云初玖自己都乐了!

  妈蛋!都快喝了半湖水了,居然还饿!也不知道那些水都去了哪里?!

  云初玖拿出大菜刀砍了一些沙柳的枯枝,点起了篝火,总算没那么冷了!

  这才从储物戒指里面弄出来一张桌子,摆上饭菜,吃了起来!

  吃饱喝足,云初玖砍了几根枯枝搭建了一个简单的帐篷,然后把擀面棍放在了帐篷顶上!

  “小火,你在帐篷上面警戒,有动静叫我!”

  云初玖又往篝火里面填了几根粗壮的树枝,这才在帐篷里面铺了几床厚被子,躺了进去!

  虽说点了篝火,又盖了好几层被子,云初玖觉得还是凉飕飕的!

  “唉,小白脸的那套衣服上次被天雷劈成灰了,改天我得找他再要两套才行,那衣服隔凉隔热的,比我身上穿的好太多了!”

  “哎呀呀,一说这雷劈,我就想起了小白脸的果体,真是让人流鼻血啊!”

  “早晚我要找到除掉狗尾巴的办法,否则我要哽屁了,岂不便宜那些妖艳贱货了?不为别的,就为了小白脸的果体我也要努力变强!”

  “对了,改天我得画一幅小白脸的果体画用来激励自己!”

  ……

  云初玖胡思乱想了一会儿,终于沉沉睡去!

  由于独角魔蜥积威甚重,根本没有妖兽敢踏入这片区域,所以云初玖这一夜睡的很是安稳!

  第二天早上,云初玖是被热醒的!

  沙漠气候就是这么的诡异!晚上冷的要死,白天又热的要命!

  云初玖不由得感叹,这热还不如冷呢,冷可以生火、多穿衣服,这热就没辙了!除非把那个水潭随时带在身边!

  咦?说到这里,云初玖眼睛一亮!

  “狗尾巴!你昨天犯了大错,你是不是该有所表示啊?”云初玖见狗尾巴啃了那棵水草之后,叶子更加的翠绿,酸溜溜的说道!

  怪草摇摇摆摆的,活像一只小哈巴狗!

  云初玖觉得这棵怪草有时候还是挺可爱的!

  哼!不对!这些都是糖衣炮弹,卖萌的外壳下包裹着蝎子一般的心!我一定要提高警惕!

  “你卖萌也没用!来点实际的!这沙漠的白天热死了!你把我昨天喝下去的潭水弄出点来,让我凉快凉快!”

  怪草几片叶子蜷起来抵住茎部,就像人托着下巴沉思一般,然后一片叶子上面滚落下来一个亮晶晶的东西!

  云初玖感觉到身上一阵清凉,低头一看,手心里多了一枚晶莹的小珠子,散发着清凉之气!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