云初舞她们虽然已经习惯了云初玖的彪悍,但是这砍脑袋跟砍萝卜似的,还是有点被震撼到了,嗯,小九,果然够勇猛!

  云初玖望着地上的五具尸体嘟囔道:“唉,失算,拖到外面再砍好了!好好的山洞给弄脏了!五姐,你们帮我把他们拖到里面!”

  云初玖指挥云初舞她们把五具尸体拖进了暗室,然后把地上的血迹弄干净,这才问道:“你们是怎么被他们抓住的?”

  云初琪咬牙切齿的说道:“今天早上,我们在采集紫鸢草的时候,遇到了这五个人,我们本打算直接捏碎玉牌的,没想到白氏兄妹和云初珊他们三人赶了过来,说我们都是灵华宗的人,此时要一致对外!

  我们觉得六对五,倒也不怕他们,更何况白氏兄妹灵力等级很高,没想到他们三个人打着打着竟然帮助那五个人制住了我们,我们连捏碎玉牌的机会都没有了!”

  云初玖叹了口气:“我和你们说什么来着,防人之心不可无,你们这次长记性吧?”

  云初舞和云初琪羞愧的垂头不语,如果这一次不是遇上了小九,我们肯定没命了!

  “苏师姐,今天的事情,还请守口如瓶,免得遭天门派的报复!”云初玖看向一旁的苏云,心说,这个苏师姐已经被我们给连累两次了,倒也算有缘!

  苏云点了点头,她一来感激云初玖的救命之恩,二来被云初玖的彪悍行为震慑住了,自然不会提出异议!

  “咱们今晚现在这里凑合一晚上,明天再商议下一步的打算!”云初玖打了个哈欠说道!

  “小九,你睡吧,我来值夜!”云初琪经此一事,行事沉稳了一些!

  “好吧,你们三个轮流值夜!我就不参与了!毕竟我还小,我得保证睡眠,好好长身体!”云初玖恬不知耻的说道!

  云初舞三人……

  与此同时,阵法外面的天门派带队张长老惨呼了一声:“雄儿!是谁杀了我的孙儿!”

  天门派的其他长老顿时围拢了过来:“张长老,怎么了?”

  张长老拿出一块已经破碎的玉牌,老泪纵横的说道:“雄儿的本命玉牌碎了!我的孙儿被人杀了!”

  众人安慰了一番,哪一次试炼都有弟子殒命,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!

  “老夫给了他好几件防御灵器,他怎么会丧命?这怎么可能?!”张长老还是无法接受孙子已经死了的现实!

  “或许他遇到了妖兽群,时也命也,张长老,你就别伤心了!”

  张长老睚眦尽裂的说道:“如果是妖兽也就罢了,如果被我查出是被哪个人杀了我的孙儿,我饶不了他!”

  睡梦中的云初玖打了两个喷嚏,翻了个身继续沉沉睡去,嗯,今天发了笔小财,不错,不错!

  第二天早上,四个人吃过早饭,聚在一起商量下一步的计划!

  云初玖本来是想在这里等待试炼结束的,可是听了云初琪她们的遭遇之后,总觉得白氏兄妹有什么阴谋,有点担心云初肆他们,于是四个人决定去寻找云初肆他们!

  还真是冤家路窄,四个人走出去不到一个时辰就遇到了白氏兄妹和云初珊!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