云初玖这货最擅长的就是打个巴掌给个甜枣,她见众人一副肉痛的表情,诚恳的说道:“众位,你们是不是觉得本小祖有些贪心啊?”

  众人静默无语,还用问吗?你不是有些贪心,你是很贪心!

  “其实,本小祖是有苦衷的!我不是贪婪无度的人,但是我现在实力太弱了,我得有保命的手段啊!如果我被别人抓去,你们这么尊师重道肯定要救我,对不对?要是他们提出什么过分的条件,到时候你们就陷入了两难的境地!莫不如,给我点好东西,让我平安无事!你们说对不对?”

  众人心里的憋屈散去了一些,云初玖说的倒是有些道理,她现在才炼灵四层,确实是太弱了些!

  “再说,本小祖可是天雷灵根,我以后肯定会一飞冲天的,我不是知恩不报的人,以后说不定我就发达了,到时候什么上品灵器,什么高阶丹药随你们挑!再不济,你们看谁不顺眼,我就用雷帮你们把他劈了!”云初玖一脸的真诚,目光里面的诚意简直要把人感动哭了!

  众人心里仅存的几分不满也散去了,这个云初玖虽然不着调,但却是一片赤子之心,这么看来,却是我们有些小气了!唉,我们白活了几百岁了,还不如一个十二岁的孩子,真是羞愧啊!

  轩辕掌门不由得感慨,这个云初玖对人心的把控实在是炉火纯青,一个十二岁的小丫头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?真是逆天啊!

  云初玖见众人都顺毛了,这才笑眯眯的说道:“小轩辕,既然没什么事情,那我就先回去了,以后再见面,我还是那个灵华宗的小弟子啊,回见!”

  轩辕掌门摆了摆手,示意她可以走了!

  云初玖蹦跶着出了议事厅,直奔宿舍!

  “主人,你为什么不让他们公布你的身份啊?”擀面棍不解的问道。

  “木秀于林,风必摧之!我可不想成为一些人的靶子!再说,针对灵华宗的势力,把我抓走威胁灵华宗肿么办?现在多好,我大赚了一笔不说,还把太虚镜的残片弄到手了!走,咱们赶紧回去,审问毛线球去!”云初玖在回来的路上,反复权衡之后,才做出了不公布身份的决定。

  云初玖回到自己的宿舍,简单收拾了一下,就怒声喝道:“毛线球,你给我滚出来!”

  毛线球从云初玖的眉间飞了出来,一落到地上高兴的直打滚:“哈哈哈!宝宝终于看到外面的世界了!真是太好了!”

  云初玖咬了咬牙:“毛线球,你当时为什么把我弹到了秘境外面?害的主人我的形象受到了严重的损害!你是不是在故意报复我?!”

  毛线球急忙解释:“主人,我那是没办法的事情!太虚镜的本体认您为主人了,自然就不能再存在于你体外了!”

  云初玖想了想,似乎有些道理,看来我是冤枉毛线球了!

  “好吧!这篇翻过去!毛线球,赶紧给我弄点高阶灵药出来,我有用处!”云初玖心想自己没少在灵药园“薅羊毛”,正好弄点灵药还给祁长老!

  毛线球的眼神心虚的闪烁起来,结结巴巴的说道:“主,主人,有件事情,我要和你说一下!”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