帝北溟气势陡然一变,站了起来,往前走了几步:“血无极,是不是前几天给你的教训还不够?你想让你们血魔宗的地盘再缩减一成?!”

  血无极冷笑连连:“帝北溟,你这是恼羞成怒吗?小九妹妹,你看看,他这是心虚了!你可千万要擦亮眼睛啊!”

  云初玖仿佛没有看见两个人剑拔弩张的气氛一般,笑眯眯的说道:“嗯,乌鸡哥哥,我知道了!你这样的大好人会有好报的!为表感谢,我送给乌鸡哥哥你一首诗!”

  血无极得意非常:“小九妹妹,你真是太有才了,居然还会作诗?吟来!”

  帝北溟一听云初玖居然还要送给血无极什么诗,顿时就怒了!他第一时间想起来的就是云初玖当初送给自己的那首情诗,难道黑东西也要送给血无极一首?真是岂有此理!

  云初玖无视帝北溟的死鱼眼睛,背着小手,挺直了腰板,大声说道:“乌鸡哥哥,你听好了哦!善有善报,恶有恶报,善恶到头终有报,不信抬头看,苍天饶过谁!”

  血无极……

  臭丫头,你这是在夸我还是在骂我?

  我怎么觉得不像是好话呢?!

  “乌鸡哥哥,我做的诗怎么样?既简单易懂又富含哲理,送给你实在太合适了!”云初玖笑眯眯的说道。

  血无极眼角抽了抽:“小九妹妹,我怎么感觉你这诗不像是夸我,倒像是咒我呢?”

  云初玖小脸吧嗒一下就沉了下来:“乌鸡哥哥,你怎么能这么说呢?我这首诗是夸赞好人诅咒恶人的!你不但给我灵石,还提醒我别上渣男的当,怎么可能是恶人?你明显是个善良的大好人啊!”

  血无极被噎的哑口无言,总不能自己检举自己是没安好心眼吧?!

  血无极觉得自己再待下去非得被云初玖这臭丫头气吐血不可,不过,我也不能让你们好受!

  “我这吃也吃了,喝也喝了,那我就告辞了!小九妹妹,你一定要擦亮眼睛啊!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的渣男千万不能要啊!我会经常来看你的!”

  云初玖挥了挥爪子:“乌鸡哥哥再见,下次记得多带点灵石来!我这还有好东西卖给你呢!”

  血无极本来是想留给云初玖一个潇洒转身的背影的,可惜听了这句话脚下一趔趄,赶紧带着暗卫花花走了,颇有些落荒而逃的意思!

  云初玖转过身来,就像没看见帝北溟似的,蹦跶着直接进了屋子!

  帝北溟本来还坐在石凳上特意摆了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,等着云初玖来解释呢!哼,黑东西,我这次一定不会轻易原谅你!

  悲催的帝尊哪想到云初玖根本没搭理他!人家直接蹦跶进屋了!

  帝北溟最开始还以为云初玖是进屋取什么东西,没准是给自己的情书之类的,可是等了又等,也没见云初玖出来!

  帝北溟气的脸色铁青,好啊,几天不见,黑东西胆子是越来越大了!不但和血无极那个蠢货谈笑风生,居然还敢无视本尊了!我饶不了她!

  帝北溟咣当一脚把门踹碎了,然后怒气冲冲的进了屋子!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