暗风听见帝北溟踹门的声音,不由得缩了缩脖子,尊上啊,在追妹子这一点上,你还真不如血无极啊,就你这样的追法,你注定要孤独终老啊!

  帝北溟进屋一看,只见云初玖趴在床上,一抽一抽的,好像在,在哭?

  帝北溟满肚子的怒气顿时就憋了回去,别扭的问道:“黑东西,你在做什么?”

  云初玖一抬头,眼睛通红通红的,哗哗的往下流眼泪,抓起手里的枕头就砸向了帝北溟:“呜呜,你这个始乱终弃的坏银!你走!我再也不要见到你了!”

  要是正常情况下,帝北溟肯定将砸过来的枕头碎尸万段的,可是现在他有点麻爪!

  黑东西哭的那么伤心,这可怎么办?黑东西一定是听了血无极那蠢货的话误会我了!

  “黑东西,血无极那蠢货说的不是真的,女人最是麻烦,我怎么可能会这么早就选妃呢?!”

  云初玖心里冷笑,哼,不这么早那就早晚要选喽?妈蛋,我不折磨折磨你,你就不长记性!

  云初玖任由眼泪一滴一滴的往下掉,凄苦的说道:“男神,你走吧!乌鸡哥哥说的有道理,你果然不是我的良人,你以后选妃的时候会遇到喜欢的女子的!你走吧!就让我一个人伤心至死吧!呜呜!”

  帝北溟只觉得心里一揪一揪的,手足无措的解释:“黑东西,我不是那个意思,我以后也不会选妃的!”

  “呜呜,你骗人!你还说会对我好的!可是你不但瞪我,还踹碎了我的房门,你那里对我好了?呜呜,活着好没意思啊,我干脆死了算了!呜呜,你别拦着我,我要撞墙自尽!”云初玖说着从床上爬起来,朝着一面墙就撞了过去!

  帝北溟吓的心都要跳出来了,赶紧一把抱住云初玖:“黑东西!我错了!我以后不踹门了!以后一定对你好!”

  云初玖觉得火候差不多了,小样,我小火慢炖,早晚把你这个闷骚调理成老婆奴!

  于是,这货一翻白眼,假装晕了过去!

  帝北溟急的又是塞丹药,又是输灵力,云初玖这货才假装虚弱的说道:“男神,我没事,我只是有点伤心过度,你抱我到床上,我休息休息就好了!”

  帝北溟赶紧把云初玖轻轻放在床上,一脸紧张的问道:“现在好些了吗?”

  云初玖有气无力的说道:“还行吧,只是心里有些发闷!蓝瘦,香菇!”

  蓝瘦,香菇?

  帝北溟听的云里雾里,赶紧说道:“黑东西,那你赶紧休息休息,我让暗风他们把门给你换上!”

  “男神,我心里堵得慌,你给我唱首催眠曲吧!”云初玖有气无力的说道!

  帝北溟憋的脸色通红:“黑东西,本尊,我,我不会唱什么催眠曲啊!”

  “哎哟,心口疼,我要上不来气了!”云初玖捂着胸口,可怜兮兮的叫唤!

  帝北溟一咬牙,回忆起小时候自己娘亲唱的摇篮曲,低沉着声音唱到:“月儿明,风儿静,树叶儿遮窗棂啊。蛐蛐儿,叫铮铮,好比那琴弦声呀,琴声那个轻啊调儿动听,摇篮轻摆动。啊,娘的宝宝,闭上眼睛,睡了那个,睡在梦中……”

  云初玖差点笑喷了,好不容易忍住笑,躺在枕头上,竟然真的慢慢睡着了……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