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到一个时辰,暗风就把东西买了回来,然后赔着笑脸说道:“九小姐,这些东西一共花了八万灵石!您看?”

  云初玖看了看他,笑眯眯的说道:“你是想要八万灵石还是想要我给你炼制的独一无二的丹药?”

  暗风瞥见自家尊上嫌弃的目光,顿时就怂了:“自然是要丹药,九小姐您就当我刚才是说胡话呢!”

  云初玖咯咯一乐:“逗你呢!我这人最讲理了!咱们是朋友,我怎么会坑你呢!拿去!”

  云初玖转给暗风八万灵石,然后继续炼制丹药!

  暗风和暗隐却是一副呆愣的模样!

  朋友?

  九小姐说和我们是朋友?

  我们是尊上的手下,九小姐是尊上喜欢的女子,九小姐怎么会把我们当成朋友?

  天元大陆的那些女子,虽然为了靠近尊上,有意讨好我们,但是眼神里的鄙夷根本都掩藏不住!只有九小姐一直没有把我们当下人看待!

  帝北溟看了一眼呆愣的两人,然后把目光移到了正在专心炼丹的云初玖身上!

  随着灵力的提高,云初玖的皮肤已经变的白皙,尤其是那双眼睛,仿佛一泓泉水,清亮而灵动,帝北溟觉得自己的心跳越来越快,想起两人之间的口齿缠绵,某尊脸再次红了……

  云初玖的炼丹终于告一段落,然后把买来的炼丹炉喂给了天地乾坤炉!

  天地乾坤炉可能是吃饱了,只吃了一个炼丹炉就不再吃了!

  云初玖把它和那些炼丹炉收进储物戒指,擀面棍说什么也不敢进去,云初玖只好把擀面棍收在了另一个储物戒指里面!

  云初玖自己留了一些丹药,又分给帝北溟他们一些,这才摸着肚子说道:“男神,吃晚饭吧,饿死了!”

  两人吃过晚饭,又在外面闲聊了一会儿,云初玖就打着哈欠说困了!炼制丹药很是耗费灵力,也就云初玖这样的变态,要是一般人早就撑不住了!

  两人简单洗漱了一下,云初玖爬到床里侧,打着哈欠说道:“男神,催眠曲唱起来!”

  帝北溟皱了皱眉:“昨天不是说好了吗?就唱那么一次,以后不唱了!”

  帝北溟暗想,我堂堂帝尊,给人家唱催眠曲?传出去简直丢死人了!说什么也不能唱了!

  云初玖扁了扁嘴:“男神,我今天炼丹炼的手都快抽筋了,你说我是为了谁?你就不能心疼心疼我?男神,求求你啦,就再唱一遍嘛!”

  帝北溟刚下的决心顿时就有些动摇了,要不就再唱最后一次?

  “男神,我的好男神,你就可怜可怜我吧!好不好?”云初玖抱着帝北溟的胳膊摇啊摇,小脑袋在帝北溟的怀里蹭啊蹭!

  帝北溟刚才的决心早就跑没影了,低沉的哼唱起来:“月儿明,风儿静,树叶儿遮窗棂啊。蛐蛐儿,叫铮铮,好比那琴弦声呀,琴声那个轻啊调儿动听,摇篮轻摆动。啊,我的小九,闭上眼睛,睡了那个,睡在梦中……”

  “男神,拍我!”

  帝北溟只好抬起手,边唱边缓慢而有节奏的拍着云初玖!

  云初玖这货心里得意万分,哼,小样,任你再心如钢铁,我也能让你化成绕指柔!小白脸,早晚你就是我的老婆奴!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