云初玖对着众人做了个鬼脸,伸了伸舌头,哼!想觊觎我云初玖的男人,做梦去吧!

  “男神,你平时不都隐藏行迹的吗?这次怎么突然就主动暴露了呢?”云初玖好奇的问道。

  帝北溟挑了挑眉:“本尊高兴!不过,你给本尊起的那个帝北鱼的名字怎么算?”

  云初玖眨巴眨巴眼睛:“我这不是怕你一时半会想不起合适的假名吗?再说了,我这名字起的也没啥毛病啊,和鲲鹏岛不是挺配的吗?!”

  帝北溟眼角微微抽搐,这个黑东西还真是能编瞎话,要不是我就是当事人,我都信了她说的了!

  “男神,你以后别叫我黑东西了!叫我小九就挺好的!”云初玖脸色微红的说道,真是奇了怪了,别人叫小九我怎么就没觉得不好意思呢!

  帝北溟挑了挑眉:“本尊觉得黑东西挺好的!那你要再聒噪,你就自己乘菜板子回去吧!”

  云初玖扁了扁嘴,抱的更紧了,生怕帝北溟丢下她!

  两人到了宿舍,云初玖噘着嘴没搭理帝北溟,气呼呼的就进了屋子!

  帝北溟挑了挑眉,也没进屋去哄云初玖,而是洗了手之后,在石桌上摆好了饭菜!

  “黑东西,吃午饭了!你要不吃,就算了!反正这次的新菜色你都没吃过,没准你也不爱吃!”帝北溟提高了音量说道。

  话音刚落,云初玖就像小旋风似的冲了出来:“谁说我不爱吃!哼!”

  帝北溟嘴角翘了翘,心里得意,对付黑东西这样又贪财又贪吃的小东西,本尊甚有心得!

  云初玖吃到一半的时候,突然惨叫了一声:“啊,疼死我了!”

  帝北溟吓了一跳,最开始还以为是云初玖恶作剧,不过看到云初玖样子的时候,马上就急了!

  云初玖的额头上布满了豆大的汗珠,显然是疼到了极点!

  “黑东西,你怎么了?”帝北溟抱住云初玖,焦急的问道!

  “丹田疼!丹田好像要炸了!男神,我,我好难受!”云初玖身上的衣服很快就被汗水浸透了,身体不停的发抖,眼神也越来越涣散!

  帝北溟急的额头上的青筋都崩了起来,赶紧从储物戒指里面倒出一枚晶莹的丹药,硬塞到了云初玖的嘴里!

  暗风和暗隐看到那枚丹药的时候,张了张嘴,欲言又止,那是尊上的师傅赐给他的保命丹药,哪怕只有一丝生机都会救回来,没想到被尊上就这么喂给了九小姐!我们尊上算是彻底陷进去了!

  云初玖吃了丹药之后,状况似乎好了一些,帝北溟赶紧说道:“黑东西,你赶紧用神识内视,看看是怎么回事?”

  云初玖用神识一看,顿时就怒了!

  只见丹田之内已经打的天翻地覆!那面太虚镜和那棵怪草扭打在一起!太虚镜不停的用身体撞击怪草!怪草则用三片叶子狠狠抽打太虚镜!

  “你们特么的都给我住手!你们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房东了?啊?我要死了,你们也都特么的别活了!你们要是再折腾,我现在就割腹!我豁出去丹田不要了!”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