怪草用叶子掐着腰一副不忿的模样,太虚镜颤了几颤,显然也是气的够呛!

  毛线球在神识里面弱弱的说道:“主人,它们是因为抢食那些紫色雷电打起来的!我实在是阻止不了!”

  云初玖恨恨的说道:“狗尾巴,还有那个小镜子,你们都给我老实点,以后再有雷电一人一半,要不然咱们就鱼死网破,谁也别想好了!”

  怪草和太虚镜微微颤了颤,应该就是同意的意思了!云初玖这才从神识中撤了出来!

  “男神,现在好多了!是那棵该死的草和那个破镜子打起来了!”云初玖倚在帝北溟怀里,有气无力的说道!

  帝北溟把云初玖抱到屋子里面的床上,眉头紧皱:“这样下去,早晚会出问题!我已经给我师傅发了传声符,可是他老人家可能在闭关,没有给我回复!他老人家是天元大陆的大能,一定会有办法的!”

  云初玖点了点头:“嗯,男神,我相信你!你刚才给我喂的是什么丹药啊?”

  “混沌生机丹,十五级的丹药,我师傅给我的!”帝北溟淡淡的说道。

  “十五级?那岂不是很珍贵?你不会只有一颗吧?”云初玖吃惊的问道,怪不得吃下去,当即就见效了!

  帝北溟点了点头:“确实只有一颗,再珍贵也没有你的命重要!”

  云初玖以前看见一些桥段,女主角被男主角一句话就感动的泪水涟涟,觉得也太假了!可是现在,为毛小白脸说了这句话,我就好想哭?!

  云初玖吧嗒吧嗒眼泪就流了下来:“呜呜,男神,你真是对我太好了!我以后再也不偷偷骂你了!我也不私藏你的果体画留着卖钱了!”

  帝北溟本来见云初玖哭了还很是心疼,听到后面这一句,顿时就咬牙切齿的问道:“画在哪呢?”

  云初玖一捂嘴,果然恋爱中的女子智商为零,我怎么把这件事说出去了!

  云初玖一捂肚子:“哎哟,又疼了!哎哟,好疼啊!”

  帝北溟信她就怪了,冷冷一笑:“黑东西,你拿还是不拿出来?”

  云初玖见帝北溟眉毛都立起来了,只好磨磨蹭蹭的从储物戒指里面拿出一张画:“就这一张,真的没有了!”

  帝北溟不置可否,抢过画,打开一看,顿时脸就红了!

  只见纸上画的果然是自己,只不过是斜卧在塌上的自己!

  最最主要的,除了关键部位用一本书遮上之外,其余的地方都是不着寸缕的!

  帝北溟又羞又恼:“黑东西!你,你不知廉耻!你刚才说什么?还准备拿着这张画去卖钱?嗯?”

  云初玖干笑了两声:“男神,你别生气!我就那么一说!我怎么可能舍得给别人看你的果体?要是别人敢偷看你的果体,我挖了她的眼睛!再说了,男神,我这画是用来解相思之苦的!我一想你,就拿出来看两眼,顿时腰也不酸了,腿也不疼了,走路都有精气神了!”

  云初玖见帝北溟还是紧皱眉头,一咬牙:“男神,你要实在心里不平衡,我再画一张我的果体画送给你好了!”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