围攻的众人见状,不禁议论纷纷!

  “云初玖这下子惹祸了!不但没把人治好,还给踹吐血了!”

  “是啊,我就说这脚踹治病根本就是胡扯,这下子看她怎么收场!”

  “就是,这个云初玖就是太贪财了!简直是要钱不要命啊!白家这次饶不了她!”

  ……

  云初玖不由得撇了撇嘴,吃瓜群众的立场也太不坚定了,居然这么快就转变立场了!

  云初玖瞥见白墨柔眼睫毛微微颤了颤,不由得眼珠一转:“白墨宇,虽说我的治疗已经告一段落,但是有的病人情况比较特殊,得经过强烈的疼痛刺激才能恢复如常,你放心,我刺激一下她,她马上就能活蹦乱跳的!”

  白墨宇将信将疑,他现在已经判断不出来云初玖哪句话是真的了!

  不过,他心里担心如果白墨柔不被救醒,回去难免挨白鹏的训斥,狐疑的问道:“你说的是真的?”

  “当然是真的!我什么时候说过假话?!谁有匕首或者长针,借我一下,我给白墨柔放点血!”云初玖笃定的说道!

  人群里马上就有人自告奋勇:“云九小姐,我这有匕首!”

  “云九小姐,我这有针,是纳鞋底子的,保证够长!”

  “云九小姐,实在不行,我这有宝剑,也一样能放血!”

  ……

  本来还在装昏迷的白墨柔气了个半死,估计自己再不“醒”过来,就会有人献菜刀了!

  白墨柔睁开眼睛,动了动胳膊,抬了抬腿,假装激动的说道:“哥哥,我能动了!我能动了!”

  白墨宇见白墨柔如此说,也不好再向云初玖发难,给白墨柔服下一颗止血丹,让人把白墨柔搀扶到软榻上。

  白墨柔现在简直是狼狈不堪,头发散落,衣服上也满是尘土,衣服上面还沾染了斑斑血迹,白墨柔阴狠的看了云初玖一眼:“云初玖,今日之辱,我白墨柔早晚要你加倍偿还!”

  云初玖笑眯眯的看了看白墨柔一眼:“好啊!欢迎下次惠顾,不过下次,我一脚可就要收你十万两银子啦!”

  白墨柔觉得胸口一热,差点又一口鲜血吐出来!

  “墨柔,不必和这种人做口舌之争!我们走!”白墨宇一挥手,示意白家的人离开!

  云初玖眨巴眨巴眼睛,凑到白墨宇身边,幽幽的说了一句:“白墨宇,我送你的那颗丹药一定要记得吃啊,那可是货真价实的好东西啊!”

  白墨宇脚步一顿,双眉紧皱:“云初玖,你什么意思?”

  “没什么意思啊!我就随口说说,你别往心里去啊!”云初玖冲着白墨宇呲了呲小白牙,一副你别多想的模样!

  白墨宇心里开始翻江倒浪起来,云初玖是什么意思?她会有那么好心,提醒我吃丹药?难道那枚聚灵丹有问题?

  她不会是故意把那枚聚灵丹给我的吧?

  难道是为了害祖父?

  白墨宇越想心里越没底,到了白府,直接就进了白鹏的书房!

  “祖父!那枚聚灵丹,您还没服用吧?”

  白鹏皱了皱眉:“还没有!怎么了?”

  “我怀疑那枚聚灵丹有问题!”白墨宇忧心忡忡的把自己的猜测说了一遍!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