乌云胡乱劈了一气之后,冒着白烟飘走了!

  灵华宗的弟子对着天上的乌云指指点点:“哎哟,有意思啊,那块乌云怎么冒白烟了?”

  “估计是想下雨没下成吧?”

  “今天中峰后山怎么总打雷啊?还都是紫色的天雷?”

  “谁知道啊!何止今天啊,你还记得上次不?比这次还厉害呢!足足打了五个时辰的雷,简直吓死人了!”

  “是不是中峰后山有宝贝啊?”

  “拉倒吧,要是有宝贝,掌门他们还能不挖出来?”

  “那为何一直打紫色的天雷啊?实在是奇怪!”

  “谁知道呢,或许是老天爷看那个山头不顺眼呗!”

  ……

  云初玖等乌云飘走了,冲着帝北溟喊道:“男神啊,我要换一下衣服,你给我放哨啊,别让那些老流氓过来!”

  帝北溟嘴角抽搐了一下,淡淡的嗯了一声!

  云初玖把被劈的破破烂烂的衣服扒掉,换上新的门派服,这才乘着菜板子飞了上来!

  帝北溟看见云初玖的样子,不禁嘴角翘了翘,好不容易长出来的头发又给劈没了,脸上也都是炭灰!

  云初玖一摸脑袋,自嘲的说道:“我这头发可真是应了一句诗了!野火烧不尽,春风吹又生!”

  帝北溟挑了挑眉:“不是给了你生发丹了吗?你怎么没用?”

  “以前怕露馅啊,现在就不怕了,咱俩现在也算由偷偷摸摸变成光明正大了,嘻嘻!男神,你再送我一套衣服吧,我这门派服太不禁劈,好在有你给我放哨,要不然我这岂不让别人看光光了!最好,再给我弄顶防雷劈的帽子!”云初玖狗腿的挽住帝北溟的胳膊!

  帝北溟皱了皱眉,黑东西说的有道理,万一下次她突破的时候我不在,岂不很容易被人看了去?!必须得帮她找件好的防御法袍!最好是仙器级别的才行!

  云初玖见帝北溟沉默不语,还以为帝北溟不答应,这货就开始耍无赖:“男神,你是不是舍不得啊?哼!你要是不给我,我就把你身上这件扒下来!”

  云初玖说着就开始动手扒帝北溟的衣服,帝北溟还在沉思从哪给云初玖弄件仙器法袍,所以一时间就没阻止云初玖!

  “咳!咳!小九丫头!你,你住手!”轩辕掌门等人赶过来的时候,看到的场面就是云初玖这货正拼命的扒人家帝公子的衣服,简直是不堪入目!

  轩辕掌门老脸一红,这个云初玖实在是太奔放了!难道这个帝公子就喜欢这个调调?

  帝北溟这时才发现自己的衣服被云初玖扯的乱七八糟,赶紧整理了一下衣服,狠狠瞪了云初玖一眼,然后朝轩辕掌门点了点头,算是打了招呼!

  云初玖这货丝毫没有被人抓包的尴尬,笑嘻嘻的说道:“掌门大人,男神说赠送给我一件法袍,我这人一般能自己动手的事就不求别人,所以我就打算要这件了!”

  轩辕掌门觉得自己的老脸都没地方放了,真是太丢人了!还能自己动手的事不求别人?我怎么看,怎么感觉你是在调戏良家妇男呢?!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