帝北溟看着不停嘚瑟的云初玖,眼角微微抽搐了一下,或许本尊刚才的担心是多余的,这么不着调的黑东西也就本尊能接受!

  云初玖自我欣赏了好一会儿,觉得有些不过瘾,于是:

  “暗风,你觉得本小姐美吗?”

  暗风顶着自家尊上眼神里面嗖嗖的冷箭说道:“九小姐很美!”

  云初玖满意的点了点头,又看向一旁面瘫的暗隐:“暗隐,你觉得本小姐美吗?”

  “美!”暗隐的回答一如既往的简洁!

  云初玖觉得还是有些不过瘾,于是:“小火,毛线球,你们出来!看看主人我美吗?”

  擀面棍颤了几颤:“主人,你真的变美了!”

  毛线球经过刚才云初玖被雷劈的震撼过后,变的愈加谄媚:“主人,你太美了!什么沉鱼落雁,闭月羞花,绝代风华、倾国倾城,都不足以形容你的美貌啊!主人,你的美貌,让日月都失去了光彩!主人,你的美貌,让漫天的星辰都黯然失色!主人,你是当之无愧的第一美女!”

  帝北溟三人都听傻了!

  卧槽,这毛线球也太会花言巧语了!

  这恭维话说的也太溜了!

  真是什么样的主人什么样的器灵啊!

  这简直和它主人有的一拼啊!

  云初玖被毛线球说的晕晕乎乎的,嘴都要合不上了!

  “毛线球,没想到你还是有优点的嘛!你真是太诚实了!你的大实话说的真是太好了!喏,这些是奖励你和小火的!”云初玖从储物戒指里面拿出两只烧鸡奖励给擀面棍和毛线球!

  云初玖冲着帝北溟抛了个媚眼,然后娇滴滴的问道:“男神,我美吗?”

  帝北溟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:“好好说话!成什么样子!”

  云初玖暗骂真是不解风情的大木头,居然对我的媚眼视而不见,这货噘着嘴又问了一遍:“我美不美?”

  “比黑豆芽强点!”帝北溟淡淡的说道。

  云初玖顿时就炸毛了:“你长没长眼睛啊?我多好看啊?居然还用黑豆芽和我比?”

  帝北溟脸色一沉:“黑东西,你想造反吗?”

  云初玖嘎巴嘎巴嘴,咬了咬牙,然后谄媚的一笑:“男神,我是在夸你呢!黑豆芽是多么美好的比喻啊!以后我就是豆芽仙子!”

  妈蛋,你个傲娇货,刚好两天就又犯病了!你等着,小白脸,早晚我会让你连本带利的还回来!

  帝北溟淡淡的嗯了一声,觉得有必要管管黑东西了,最近太纵容她了,要是我不在她身边,她岂不翻天了?说不定要招来多少蠢货呢!

  帝北溟觉得自己的想法不错,双管齐下,一方面让灵华宗的人知道黑东西是本尊的人,少打黑东西的主意;另一方面,重新在黑东西面前树立威严,防止她得意忘形,招蜂引蝶!对,就这么办!

  于是,当天晚上,无论云初玖如何撒娇打赖,帝北溟坚决不再唱催眠曲了,而且还板着脸训道:“黑东西,你不要得寸进尺,你要是再胡闹,本尊饶不了你!以后吃食都拿钱买吧!”

  云初玖气呼呼的在心里骂了几百遍小白脸,这才睡着了!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