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祖父,云初玖诡计多端,以前是我小看了她,那枚聚灵丹没准她动了手脚。”

  白鹏心里也是惊疑不定,这入口之物要慎之又慎,弄不好一个走火入魔,多年的修为就都化为乌有。

  白鹏越想越后怕,好在自己还没有服用,否则后果不堪设想.

  “祖父,不如找个机会请人鉴定之后再服用吧!”

  “也只能如此了!这个云初玖实在是可恶至极!墨柔怎么样了?”

  “已经没什么大碍了,回她自己的院子休息了!”白墨宇没敢把白墨柔被云初玖踹吐血的事情说出来。

  “嗯,你是不是觉得我偏宠墨柔?”白鹏犀利的看着白墨宇。

  白墨宇不由得有些狼狈的呐呐道:“不,不是,孙儿就是觉得墨柔的性子有些骄纵了。”

  白鹏笑了笑:“女孩子骄纵些没关系的,只要容貌好,资质高!当初你姑姑也是这么个性子,不还是嫁入了苏家?主要是要让她记住娘家的好,这样才不会忘本。

  墨柔是咱们白家容貌最出众的,落云宗有很多大家族的弟子,到时候你帮着留意一下,墨柔嫁得好,对咱们白家会是一个助力。

  当初要不是你姑姑嫁入了苏家,我们现在哪有实力和云家抗衡?墨宇,成大事者要深谋远虑,不能拘泥于眼前,你可明白?”

  “孙儿惭愧,孙儿明白了!”白墨宇茅塞顿开,心里的不满顿时烟消云散。

  祖孙两个又闲聊了一会,白墨宇眼**狠:“祖父,云初玖实在是太可恨了!孙儿准备找机会把她弄死!”

  “不过是一个投机取巧的废物罢了,现在你和墨柔的当务之急是抓紧修炼,争取通过落华宗的入门测试。如果你们都修炼到七层以上,收拾云家不过是小菜一碟!更别提那个云初玖了。”白鹏显然没把云初玖放在眼里。

  白墨宇虽然嘴上答应,心里却下定决心,找机会把云初玖弄死!

  “奶奶个熊的!哪个混蛋在背后骂我?!”正在云啸天书房嘚瑟的云初玖狠狠打了个喷嚏。

  云啸天皱了皱眉:“女孩子家家的,要文雅些!”

  云初玖嘻嘻一乐:“祖父,文雅的姑娘哪能讹来这么多银票啊?!您需要什么?我明天就给您买去。”

  云啸天听云初玖如此说,心里美的冒泡,嘴巴都合不上了,还哪里顾得上什么粗鲁文雅的问题了。

  “我什么都不缺,倒是你,之前都是黑衣服,怎么劝都不听,现在开窍了,明天赶紧买点好布料,做点颜色鲜亮的衣服。”云啸天见云初玖这两天一直穿着弟子服,心里就估摸这丫头是不想穿黑色的衣服了。

  云初玖呲了呲小白牙:“祖父,您说的太对了!明天我就去买布料。不止给我自己买,还给您买,给大伯、大伯娘他们都买!谁让我现在这么有钱呢!”

  云啸天老怀甚慰,越看云初玖越顺眼,只觉得这些年的付出算值得了,也对得起死去的小儿子和儿媳妇了。

  祖孙两个聊的正高兴的时候,外面轰隆轰隆响起了雷声,豆大的雨点开始掉落下来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