云初玖说完就溜到了曲长老后面,生怕张长老恼羞成怒出手伤了自己!

  张长老气的脸色铁青:“轩辕掌门,当时和云初玖在一起的还有另外三名弟子,我要和她们对质!”

  轩辕掌门冷笑了一声,然后将云初舞、云初琪和苏云传了过来!

  三人看见天门派的人就知道事发了,心里就有些忐忑不安!

  云初玖站在去长老身后嚷嚷道:“我已经把事情都说了!张雄他们猪狗不如,遭到了报应,被银角五环蛇吃了,真是活该!你们不要怕,实话实说就好!有掌门大人给咱们做主!”

  云初舞三人顿时心里的紧张就消除了一些,反正早就统一了口径,照着说就是了!

  于是三人把“事情经过”讲了一遍,果然和云初玖说的一般无二,而且云初琪还哭了起来:“我们一直以为天门派是名门正派,没想到那五个人简直是禽兽不如,如果不是遇到那株明莲草,如果不是有小九,我们肯定是屈辱的死了!求掌门给我们做主!”

  云初玖没想到云初琪居然超水平发挥,心里点了三十二个赞,我这七姐绝对有前途!这演技,不比我差!

  云初玖从曲长老身后蹿出来,抱住云初琪开始嚎上了:“七姐,你别说了!你这是让掌门大人为难啊!你没看见天门派的掌门带着一群人来的吗?他们天门派这是打算弄死咱们啊!我们的命好苦啊!”

  轩辕掌门眼角狠狠抽搐了一下,干咳了两声:“你们不要哭了,本座自会查明真相,还你们一个公道!”

  云初玖听轩辕掌门这么说,马上就不嚎了,把云初舞她们也拽到灵华宗长老们的身后,免得被天门派的人给伤着!

  轩辕掌门冷笑了一声:“独孤掌门,事情经过你们也听到了,要说讨公道,也应该是我们灵华宗向你们天门派讨要才对,不过看在罪魁祸首已经遭到报应的情况下,就算了!”

  独孤意也是冷笑连连:“轩辕掌门,这也是你们的一面之词而已,毕竟秘境发生的事情咱们并未亲眼所见,但张雄等人的死确实和云初玖她们有所关联!本座有个不情之请,把她们四个交给我带回天门派,此事就当没有发生过!否则,我们天门派就会掐断贵派的地火供应!”

  灵华宗的人顿时一片哗然!

  地火不同于凡火,尤其适合炼制丹药和炼器!虽然炼火石也可以进行炼丹,但一来价格不菲,二来炼火石没有地火稳定,一些高阶丹药还是用地火炼制比较稳妥!

  炼丹还好些,炼器就麻烦了!用炼火石只能炼制一些下品灵器,中品以上的灵器都需要地火锻造才可以!

  天门派正好控制着一条地火山脉,很多门派和势力缴纳一定的费用,天门派就将地火通过特质的容器输送到各个门派!

  如果天门派真的不再提供地火,对于灵华宗来说,可以说是不小的损失!

  独孤意见灵华宗的众人惊疑不定,眼睛里闪过得意之色:“本座也不是不讲情面的人,毕竟咱们两派一向交好,本座给贵派提供两个选择,一是交出云初玖她们四人,二是将你们灵华宗灵石矿的份额让给我们天门派十分之一!”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