远处的曲长老等人见这天雷威势如此之大,实在是放心不下,想要上前帮着云初玖分担一二,可是在靠近云初玖大约五里地的时候,就被强大的威压逼得寸步难行!

  曲长老不禁长叹道:“完了!天道这次动真格的了,小九恐怕凶多吉少!”

  暗风咬了咬牙,权衡了再三,还是将情况如实汇报给了帝北溟!只是,尊上远在天元大陆,恐怕赶到的时候,九小姐已经不行了,唉,天灵根又怎样?逆天而行终归是逃不过天道的制裁!

  恐怖的天雷足足劈了五个时辰,乌云才逐渐散去,天边挂着一道夕阳,暮色沉沉,一切仿佛都恢复了正常!

  众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,天上快速飞来一艘飞行灵器,帝北溟从上面一跃而下,直奔地上那个恐怖的深坑!

  曲长老等人也赶紧从远处跑了过来!深坑里面传来帝北溟愤怒却颤抖的声音!

  “黑东西!黑东西!小九!你在哪?”

  “小九!你回答我!你是想造反吗?赶紧回答我!”

  “云初玖,你要是再不出声,我饶不了你!”

  ……

  众人心里一沉,纷纷下到坑底,只见坑底焦黑一片,除了几块烧焦的衣角,根本没有云初玖的影子!

  帝北溟双目赤红,额头上的青筋暴起,用手不停的挖周围的泥土!

  众人见状,也赶紧帮忙,心里存着一丝侥幸,或许小九丫头只是被泥土埋住了,小九丫头肯定不会有事的!

 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,好在今天是月圆之夜,也能看得清附近的景象。

  帝北溟的双手已经挖的麻木了,他不敢用灵力,也不敢用灵器,生怕一不小心伤了埋在某处的云初玖!指甲都已经破裂开来,双手上满是鲜血!

  暗风在一旁不敢劝说,已经挖了这么深、这么宽,都没有看到九小姐的踪迹,恐怕九小姐早已经被劈成了飞灰!

  帝北溟的内心被悲伤和内疚占据,仿佛已经和外界隔绝了一般,只有不停的挖土才能让手上的疼痛麻痹心里的绝望!

  “男神,我,当初我看见您,就,就一见钟情了!我偷您的衣裳,是因为我,我心悦于您!我实在是太爱您了!”

  “男神?真的是男神你!太好了!我刚才还以为我是在做梦!男神,再次看到你,我真是三生有幸,感谢我八辈祖宗啊!”

  “男神,你对我真是太好了!我无以为报,以后我的血你随便喝,只要不把我喝死就行!”

  “男神,这睡觉之前总得洗漱一下啊,咱们刚才淋了雨,要是不洗多脏啊!你等着,我去打热水去!一会儿,我亲手帮你洗、澡!”

  “我就是脸皮厚,我就是无耻,你能把我怎么着?我这就要亲你喽!”

  “男神,你不说不拦我吗?那你拽我胳膊做什么?你松开我,我今天非得撞墙不可!”

  “男神,放心吧,我还没有和你生米煮成熟饭,死不了的!”

  ……

  以往的一幕幕不停的浮现,娇俏的、赖皮的、害羞的、狡黠的,情不知所起,一往而情深,帝北溟在这一刻终于明白了云初玖对于自己的含义,可是,还来得及吗?小九,你在哪里?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