帝北溟不眠不休的挖了整整一夜!

  暗风看着满身泥土的自家尊上,心里叹了口气,尊上有严重的洁癖,就连杀人都不会迸溅到身上半点鲜血,可是现在都快成泥人了!

  唉,九小姐,你究竟在哪?不是说,祸害活千年吗?你怎么会就这么死了呢?

  萧长老等人也是一脸的悲痛,想劝帝北溟又不知从何劝起,说起来小九丫头会死,与我们也有关系,如果不是为了救我们,她或许就不会被天道盯上!

  暗风突然眼睛一亮:“尊上,传声符!你给九小姐发传声符试试?”

  帝北溟木然的目光里多了一抹亮色,拿出传声符,颤抖着说道:“黑,小九,你在哪里?快回答我!”

  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,传声符死寂一般,没有半点反应。

  帝北溟眼睛里的希翼一点一点的破灭,猛然嘶吼出声:“不!她不会死的!她一定不会死的!”

  帝北溟边说边继续疯狂的用手挖下面的泥土。

  曲长老等人看着陷入疯魔状态的帝北溟,不由得暗自叹息,这个帝公子对小九丫头可谓用情至深,本来我们还以为他是看中了小九丫头的天雷灵根,真是错怪他了。

  曲长老突然眼睛一亮,猛然拍了一下大腿:“帝公子,小九丫头一定会没事的!我们也是被吓糊涂了!除了一些烧焦的衣角我们并没有发现别的东西,按照常理衣服都未被全部烧毁,那些灵器更应该留下一丝痕迹才是!还有,那根擀面棍是仙器,即便遭雷劈也不至于变成飞灰,至少应该有残骸的!”

  帝北溟一愣,他的思维被失去黑东西的恐慌和绝望占据了,听了曲长老的话,不由得冷静下来,是啊,黑东西手里不仅有仙器擀面棍,还有天地乾坤炉,特别是还有上古神器太虚镜,怎么会一点痕迹都没留下?黑东西一定没死!可是她去了哪里?

  帝北溟此时仿佛干枯的树木一点一点再次焕发了生机,黑东西没死,黑东西肯定没有死!

  帝北溟的眼睛迸发出慑人的光芒:“曲长老说的对,黑,小九肯定没死,我就在这里等她,她一定会回来的!”

  众人在坑边又等候了三天三夜,依然没有云初玖的消息。

  帝北溟让曲长老等人返回灵华宗等消息,每天坐在坑边朝着深坑自言自语:

  “小九,我以后不再叫你黑东西,你快回来吧!”

  “以后我的东西就是你的,你要什么我都不管你要钱了!”

  “你不是喜欢画果体画吗?只要你回来,你画多少张都可以!”

  “只要你回来,以后我每天都给你唱催眠曲,如果那首你听腻了,我就去再学几首新的!”

  ……

  一旁的暗风又是想哭又是想笑,九小姐,我们尊上算是被你彻底收服了,你快出现吧,再这样下去,我们尊上非得疯了不可!

  时间一天一天过去,转眼将近一个月的时间过去了,深坑里面甚至已经有火绫草生长出来,可是云初玖依然没有一丝的消息。

  尽管催促帝北溟回天元大陆的传声符疯狂的颤动,帝北溟依然固执的每天在坑边自言自语,将思念、愧疚、爱恋都一一说给不知道在哪里的云初玖听!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