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唉,这小白脸也是个可怜人!”毛线球边织着马甲边感叹道。

  “他可怜?他再可怜有咱们主人可怜吗?呜呜,咱们主人也不知道还能不能醒过来了!”擀面棍呜咽的说道。

  毛线球看了一眼悬浮在太虚镜本体上方的云初玖,叹了口气:“是啊,这都快一个月时间了,主人还是没醒过来!不过,主人的丹田已经被狗尾巴修复的差不多了,应该就快醒过来了吧!宝宝在这里都憋闷死了!”

  擀面棍鄙夷的说道:“你以前在这里待了上万年怎么没憋死,这才一个月就憋死了?”

  “那是因为宝宝以前没有见识过外面的花花世界啊,没有对比就没有鉴别嘛!”

  ……

  两只说的正热闹的时候,悬浮在太虚镜本体上方的云初玖突然被紫色小闪电所笼罩,不停的发出劈了啪啦的声音!

  “每天咱们主人就得被这些小闪电劈一回,也就咱们主人身体变态,要是一般人早就被劈成飞灰了!”毛线球想起自己当初居然还想用雷劈死云初玖,觉得自己真是蠢到家了!

  毛线球的话音刚落,悬浮在太虚镜本体上方的云初玖猛然睁开了眼睛,瞳仁竟然变成了紫色,片刻之后恢复了正常的黑色!

  云初玖似乎有些懵,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,就被一股巨力狠狠抛到了地上,正砸在嘟嘟囔囔的毛线球身上!

  “哎哟!砸死宝宝了!啊,主人?主人你醒了?真是太好了!”毛线球两只小短爪保住云初玖的胳膊开心的大叫起来!

  云初玖叹了口气:“毛线球,你先把主人我脸上的马甲弄掉行吗?我漂亮的长睫毛都被糊住了!”

  毛线球三两下把刚织好的粘丝马甲扯了下来:“主人,你彻底好了吗?丹田没事儿了吧?”

  云初玖点了点头,站起身来打量了一下周围:“我这是在太虚秘境之内?不是说我暂时进不来吗?”

  “是啊,正常来说,主人你是进不来的!当时你的丹田快要炸了的时候,不知道那棵怪草和我的本体怎么弄的,反正你就进来了!而且那些天雷和外面的人根本没有发现咱们!你的小白脸现在就在外面呢!每天嘀嘀咕咕的,那些话我都快要背下来了!”毛线球撇了撇嘴!

  毛线球能看到外面的情况,云初玖却看不到,她好奇的问道:“小白脸都说什么了?我昏迷多长时间了?”

  “快一个月了!小白脸说的可肉麻了!主人,我学给你听啊!”毛线球将刚完工的马甲套在身上,然后学着帝北溟的语气说道:

  “小九,我以后不再叫你黑东西,你快回来吧!”

  “以后我的东西就是你的,你要什么我都不管你要钱了!”

  “你不是喜欢画果体画吗?只要你回来,你画多少张都可以!”

  “只要你回来,以后我每天都给你唱催眠曲,如果那首你听腻了,我就去再学几首新的!”

  ……

  云初玖看着毛线球滑稽的模样,先是忍俊不禁,然后渐渐的鼻子就有些发酸,小白脸性情高傲,能够说出这些话,看来真的是爱惨我了!为毛应该得意的我,这么蓝瘦,香菇呢?!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