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毛线球,把你看到的事情都一五一十的告诉我!”云初玖吸了吸鼻子,拿出一个肉包子啃了起来。

  还真不是这货没心没肺,主要是一个月没吃饭,她都要饿抽了!如果再不吃点东西,估计就要饿晕了!

  毛线球擦了擦口水:“主人,能不能先让我也吃点,然后我再说?这饿着肚子,说的也不生动不是?”

  银色小龙也从擀面棍里飞出来:“主人,我也要包子!”

  毛线球吞了五只大包子这才巴拉巴拉的开始讲述起来:“主人,小白脸喊了你无数遍,真是杜鹃啼血一般啊!我听了都很是感动!他用爪子,啊,用手扒了一天一夜的泥土,啧啧,指甲都磨没了,还扒土呢!

  后来,那个曲老头比较聪明,因为没发现擀面棍的残骸,就说你肯定没死!小白脸的情况才好了一些,不过依旧是每天坐在坑边嘟嘟囔囔,就是我和你学的那些话,翻来覆去的说!现在外面是晚上,他还坐在坑边自言自语呢!主人啊,我看你要是再不出去,估计他快变成疯子了!”

  “毛线球,我们怎样才能出去?”云初玖用袖子摸了摸眼泪,急切的问道。

  毛线球心虚的说道:“主人,你怎么进来的,我都不知道,更别提怎么让你出去了?!你还是问问狗尾巴和我的本体吧!”

  云初玖赶紧把神识注入自己的丹田之内,不禁吃了一惊,那棵怪草原本翠绿油亮的叶片竟然变的黯淡无光。

  “你的叶子是因为救我变成这个样子的?”

  怪草傲娇的抖了抖叶片,算是回答了云初玖的问题。

  云初玖发现丹田之内原本占据半边的太虚镜没了踪影,这倒也正常,因为太虚镜本体此时在秘境之内,自然是离开了自己的丹田。

  云初玖眨巴眨巴眼睛,估计只有再次让太虚镜本体进入自己的丹田,自己才会被弹出秘境!

  云初玖安抚了怪草一番,这才从神识中退出来,然后看向太虚镜本体!

  “小静静,多谢你救了我哈!现在我醒了,你重新进到我的丹田里面吧,放我出去!”云初玖笑眯眯的说道。

  巨大的太虚镜本体没有丝毫反应,云初玖又说了一箩筐的好话,太虚镜本体依然没有任何反应!

  云初玖怒了:“天啦噜!靠!卧槽!该死的小静静,你把我放出去!”

  “我要出去见我的小白脸!如果小白脸伤心过度,我就把你砸的稀巴烂!”

  ……

  毛线球在一旁弱弱的说道:“主人,你试试和上次一样的办法!把血滴在那朵莲花的花心里面!”

  云初玖想起上次的事情,不禁心有余悸:“上次我滴完血,它差点把我吸成木乃伊!这一次不会还是那样吧?”

  “可是,主人,你要不那样做,你就出不去啊!”毛线球一摊两个小爪子,无奈的说道。

  云初玖咬了咬牙,也只能这么做了,于是咬破食指,将血滴在了太虚镜纹饰上面的莲花花心里面!

  好在,这次没有发生上次的事情,白光一闪,太虚镜体型骤然变小,然后隐入了云初玖的眉间。

  云初玖感到一阵眩晕……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