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风护法,尊上去哪了?”一位黑衣人小心翼翼的问那个领头的黑衣人。

  那个领头的黑衣人嘴角抽搐了一下:“距此不远,有一处瀑布,尊上一定是去沐浴了!”

  这些黑衣人集体嘴角抽搐了一下,有人疑惑的问道:“照理说,青玄大陆上没有人是尊上的对手,尊上怎么会,怎么会……”

  “哼!那个女色狼一定是趁人之危,这才强了尊上!”一个黑衣人气愤的说道。

  “你怎么知道是女色狼,说不定是男的。”

  众人被这个假设给惊呆了,天啊,我们一尘不染,清水出芙蓉的尊上居然被男子给那啥了?

  众人顿时觉得自己罪不可赦,居然让尊上受此大辱,我们简直罪该万死啊!

  片刻之后,散发着低气压的尊上——帝北溟回来了。

  领头的黑衣人暗风咽了咽口水,仗着胆子问道:“尊上,您,您不是去采玲珑赤霞果了吗?为何,为何……”

  “哼!本尊本来在天上飞的好好的,谁知道头顶上方会突然出现一道天雷,本尊的修为又被压制了,猝不及防被劈了个正着。”帝北溟脸色铁青,无缘无故怎么会有天雷?而且还是威力巨大的紫色天雷!真是奇怪!

  暗风缩了缩脖子,试探的问道:“尊上,那您是否取得了玲珑赤霞果?”

  “嗯。帝北溟淡淡的答应了一声。

  暗风激动的说道:“太好了!尊上,只要把玲珑赤霞果炼制成烈阳丹,就可以暂时压制住您体内的寒毒。”

  帝北溟冷哼一声,众人只觉得浑身都要结冰了:“被别人吃了!”

  众人顺着帝北溟的目光,看见了远处地上一枚啃的干干净净的果核。

  众人心里顿时有了猜测,我的天老爷啊!那个胆大包天的色狼不但强了尊上,居然还把玲珑赤霞果给吃了?

  “给我查!找到那个东西,弄死!炼药!”帝北溟从牙缝里挤出几句话。

  暗风咬了咬牙,仗着胆子问道:“尊上,那个,那个东西是男的还是女的?有什么特征?”

  “应该是女的,卑鄙、无耻、下流、贪财、好色!她偷了我的雪蚕丝锦衫,剩下的你们自己去查。找不到人,就别回来见我!”

  帝北溟想起云初玖对自己做的事情,脸色阴沉的吓人。虽然他当时没有听觉和视觉,但是触觉还是有的。

  那个东西居然上下其手,把本尊摸了个遍!最可恶的是,还敢扒本尊的衣裳!最不可饶恕的是,居然,居然敢揪、敢揪本尊的那里,实在是找死!

  帝北溟尽管刚才已经在瀑布里洗了好几遍,但还是觉得浑身难受。

  暗风和众人听了帝北溟的话,凌乱了!什么叫应该是女的?难道尊上真的有可能被男人给强了?!

  “算了!本尊亲自去把那个东西拍死!炼药!”帝北溟心里痛恨之余还有那么一丝好奇,究竟是什么样的鬼东西居然敢如此对本尊?!简直是胆大包天!

  云初玖不知道自己已经被杀神惦记上了,这货正欲哭无泪的咒骂原主。

  原主这名声简直是坏透顶了!

  出了妖兽森林,遇到了好几拨人,尽管云初玖死乞白赖的哀求,没有一个人愿意捎她一程。

  看见云初玖都跟看见狗、屎似的,一脸鄙夷嫌弃的表情。

  “滚一边去!你个废物!”

  “就是,长得丑是个废物也就罢了,居然还成天赖着墨宇公子,真是不要脸!”

  “云家真是倒了血霉了,居然养了这么一个吃里扒外的白眼狼。”

  “听说今天是云长卿夫妇的忌日,云初玖不在家祭奠养父母,跑到这里做什么了?”

  “那还用说,肯定又是缠着墨宇公子来的,真是不要脸!”

  ……

  云初玖只好悲催的迈着两条小短腿,回到了邺城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