帝北溟越想越怒,一掌拍碎了身前的书案。

  “暗隐,你随本尊到青玄大陆一趟!”

  “是!尊上!”

  暗隐与暗风的性格截然相反,暗风性格外向,暗隐则是一副面瘫脸,很少有表情。

  虽然他心里很是好奇,这大晚上的,帝尊怎么突然想去青玄大陆,不是才回来吗?但依然是面无表情。

  云初玖不知道她的“男神”就要来了,这货洗完了澡,正托着腮帮发呆。

  云初玖仔细回想了一下自己挨劈的过程,似乎紫色的雷电会主动劈向自己,而普通的银色雷电却需要自己用金属吸引才行。

  这是为什么呢?

  我平时吸收的都是紫色的光点,没有吸收过银色的光点,银色的雷电对我到底有没有作用?

  云初玖盘起腿来,开始试着内视丹田。

  云初玖看见丹田里面情况的时候,懵逼了!

  丹田之内,紫色的小光点正在欢快的吞噬银色的小光点!

  妈蛋,这是怎么个情况?

  这玩意也玩弱肉强食?

  云初玖灵力有限,所以只是扫视了几眼,就感到一阵眩晕,连忙停止了内视。

  云初玖的神识刚离开丹田,在紫色的小光点下面就欢快的拱出来一颗黑亮的种子,种子上已经有了一个裂口,似乎随时都会发芽的模样。

  不过,对于此,云初玖却是一无所知,此时她正摸着自己光溜溜的脑袋发愁。

  靠!这个鬼样子怎么见人啊?!

  眉毛倒是好说,拿着炭条画一画就是了,这头发可怎么弄?总不能成天戴顶帽子吧?

  这货也是心大,想了一会没什么头绪,干脆倒头就睡了,临睡前,这货还自嘲:这没头发也有好处,至少洗完澡不用等头发干就可以睡觉了……

  第二天清晨,正在睡梦中的云初玖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!不对劲!有危险!

  云初玖前世就是靠着这种直觉躲过了无数次的凶险,还没等她有所动作的时候,可怜的房门再一次被人拍碎了!

  春雨被吓的惊叫一声,然后就没有动静了。

  云初玖快速的扫视了一下屋子里面,居然一件防身的利器都没有,一咬牙只好拿起枕头,关键时候还能当当暗器!

  卧室的门也猛然被人拍成了碎片,云初玖越来越觉得这个场景似曾相识。

 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,门外走进来一位白衣男子。

  靠!小白脸!居然又是这个小白脸!他和我的房门有仇吗?!

  阳光顺着破损的房门射了进来,给帝北溟周身镶嵌了一圈霞光,云初玖微微有些晃神,这个小白脸长的还真是好看!妈蛋,还自带光环出场,真够装逼的!

  帝北溟也有些懵逼,暗风不是说黑东西死了吗?眼前的这是什么鬼?

  帝北溟呆愣片刻之后,不禁哈哈大笑,用手指着云初玖:“哈哈哈!你的头发,还有眉毛,太好笑了!”

  云初玖心里暗骂,笑你奶奶个腿!你才好笑,你全家都好笑!这个小白脸又来做什么?不会又来吸血吧?不是前天刚吸完吗?

  “本来就长的丑,这回更丑了!哈哈,你晚上都不用点灯了,直接用脑袋照明就行了!”帝北溟本来是个冷漠的性子,不知道为什么,遇到云初玖就分外的想逗弄她。

  果然,云初玖炸毛了,手里的枕头砸向了帝北溟!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