牛长老和马长老一脸的懵逼,颤抖着问道:“掌门,你写的什么赔偿?”

  两人心里虽然有些担心,但觉得掌门还是会有分寸的,即便写的赔偿也不会太多的。

  两人只见独孤意的脸色青了又红,红了又紫,变了好几变,咬牙切齿的说道:“十分之一的灵石份额!”

  牛长老和马长老差点晕过去:“什么?掌门你说什么?”

  独孤意咬着后槽牙又说了一遍:“地火熄灭这件事情和灵华宗脱不了干系,轩辕长空那个老匹夫给本尊设了圈套!”

  “掌门,可是我们在洞中并未发现有其他人进入的痕迹,而且地火暴虐,很难熄灭,灵华宗是如何办到的?何况,灵华宗的轩辕长空和长老都在宗内,是何人如此逆天不但熄灭了地火还偷走了火精兽?”

  独孤意的脑海里第一个闪过的人影就是云初玖,不过他摇了摇头,这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,一个炼灵四层的小丫头,就算是一百个、一千个加一起也办不成这样的大事,难道这件事情不是灵华宗做的?他们只是碰巧占了个便宜?

  独孤意此时可谓是焦头烂额,准备先回门派与众人商量一番再说,最好先把灵华宗的那灵石份额骗到手,至于地火,找借口拖延一段时间!

  至于赔给灵华宗的那十分之一灵石份额,到时候就耍臭无赖,说什么也不能给灵华宗!他们也不能拿我们怎么样!

  独孤意打定主意,缓和了一下神色,这才装作若无其事的模样进了宴会厅,两位长老也被请进了宴会厅,落座赴宴。

  轩辕掌门和另外两位掌门好奇不已,天门派到底出了什么事情,竟然派了两位长老火急火燎的追到灵华宗?

  “独孤掌门,是否出了什么变故?需要我们灵华宗帮忙吗?”轩辕掌门试探的问道。

  “没什么大事,不过是几位弟子起了纷争,其中一位是我的真传弟子,受了点伤。”独孤意像模像样的说道。

  众人将信将疑,但这是人家天门派的私事,自然不好多问,不过还有个不要脸的云初玖在呢!

  这货吃的差不多了,靠坐在椅子上,笑嘻嘻的说道:“没什么大事儿吗?我刚才在旁边听见你们说,你们的地火都熄灭了,火精兽也被偷走了,你准备耍臭无赖拖延时间不赔偿我们灵华宗灵石呢!”

  独孤意脱口而出:“胡说八道!本座岂是那种不讲信用的人?!”

  独孤意说完就后悔了,上了这个臭丫头的当了!刚才我们三人谈话设置了隔离阵,这个臭丫头不可能听见!她是在诈我!

  可是已经晚了,宴会厅里的众人顿时就炸锅了!这里没有一个傻子,看独孤意的反应,这事儿十有**是真的!

  如果天门派的地火没出事情,独孤意应该反驳云初玖说的前几句话,而不是反驳后一句关于拖延时间的话。

  云初玖一拍巴掌:“天啊,难道你们的地火真的都熄灭了?火精兽也不见了?我就是那么随口一说,竟然说中了!我的老天爷啊,你们天门派是不是做了什么丧尽天良的事情,才会受到天罚啊?”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