轩辕掌门挑了挑眉:“你还有什么附加条件?”

  云初玖嘻嘻一乐:“掌门大人,还是您了解我,一呢,一定要保证火精兽的安全,可不能像天门派似的,玩忽职守,如果有渎职的一定要严惩!

  二呢,地火价格降到原来天门派价格的八成,如果哪个势力能拿出太虚镜残片交换,地火价格再打八折,卖地火所得的灵石咱们五五开。”

  众人听了云初玖的话,第一条合情合理,第二条就有些不太明白了!这个小丫头最是贪心,为何将地火价格定的如此之低?还有,她为何对太虚镜残片这么感兴趣?至于五五开,倒也算可以接受。

  “你为何将地火价格降到天门派的八成?”轩辕掌门也是疑惑不解。

  “掌门大人,天门派吃了这么大的亏,到时候咱们的地火一出现,他必定会反咬一口,说咱们偷了他的火精兽,虽然我有办法证明火精兽不是他们天门派的,但是天门派很有可能挑唆其他势力针对咱们天门派,所以我们要抢占先机。

  首先,对外公布消息说有一只火精兽出现在了灵华宗,之所以说一只,是因为怀璧其罪,如果其他势力知道咱们居然有九只火精兽,难免会打这些火精兽的主意,威逼利诱各种手段之下,咱们灵华宗就会陷入疲于应付的困境。

  其次,将地火的价格公布出去,众人得了便宜,自然就不会向着天门派说话。

  最后,将天门派和咱们签订的契约印制几百份,分发到大小势力的手里,以免到时候天门派赖账!”

  众人一个个目瞪口呆的看着云初玖,这个小丫头的脑子是怎么长的?这一环扣一环的,如此缜密的心思实在是让我们汗颜啊!我们就顾着欣喜了,哪里考虑到如此之多!难怪人家能成为灵华祖师的真传弟子,我们确实比不上啊!

  轩辕掌门点了点头:“你说的很有道理,那太虚镜残片又是怎么回事?”

  “嘻嘻,反正我有用,佛曰不可说!”云初玖笑嘻嘻的说道。

  轩辕掌门不禁失笑,倒也没有深问,转而问道:“如果到时候天门派说火精兽是他们的,你有把握证明火精兽与他们无关?”

  云初玖眨巴眨巴眼睛:“小菜一碟,到时候让他们自己打脸!掌门大人,你刚才说门派要给我奖励,给我什么奖励啊?”

  众人看到云初玖的这副嘴脸,心里顿时就踏实了,嗯,这样才对嘛,这个小丫头要是不贪财我们都不习惯了!

  最后,云初玖从轩辕掌门那里又坑来好几件防御灵器和一个隔离阵盘,这货对防御灵器情有独钟,啥玩意也没有命重要啊!

  云初玖坐着菜板子回宿舍,刚到院子门口,云初舞等人就围了上来!

  云初舞等人都很是憔悴,因为担心云初玖的安危,众人这一个月以来也是备受煎熬,现在看到云初玖平安归来,总算是放心了!

  云初舞几人走了之后,云初玖正想进屋休息的时候,就看见一个骚包的红衣男子出现在了院子里面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