血无极咬了咬牙:“继续问!”

  云初玖嘻嘻一乐:“没什么意思,不问了,咱俩下五子棋吧!输一盘一万灵石。”

  云初玖多精啊,这血无极又不是蠢货,再问他就找着回答的诀窍了,到时候我就该输了。

  “五子棋?是什么东西?”血无极疑惑的问道。

  “很好玩的,比围棋简单多了,乌鸡哥哥不会是不敢玩吧?还是觉得一万灵石太多了?”

  “哼!本少主不敢?五万!一盘五万!你说说规则!”

  暗卫花花简直要哭了,少主啊,这小丫头明显又是在坑你啊,你怎么就不长记性呢?!我就纳闷了,咱们千里迢迢的过来,您就是找坑的吗?

  云初玖心里非常有底,小白脸都得用五盘才能找到窍门,你个乌鸡脑袋还能比小白脸厉害?!

  于是,五盘过后,云初玖说道:“哎呀,不下了!这玩意太费脑子,头晕脑胀的,改天再玩吧!五五二十五,乌鸡哥哥,二十五万灵石拿来吧!”

  血无极刚找到点窍门,正在劲头上,听云初玖说不下了,顿时就不依不饶道:“不行,必须继续下!”

  “乌鸡哥哥,我都说了我头晕脑胀的,难道你要趁人之危?这可不是你的作风啊!你向来都是光明磊落的大丈夫,你难道会如此卑鄙的逼迫我?”云初玖可怜兮兮的说道。

  血无极被挤兑的哑口无言,咬了咬牙,心说这次不行,那就下次,早晚我要把输的灵石捞回来!

  “好吧!不下就不下!小九妹妹,咱们聊聊天吧!上次有那个面瘫在,有些话我没法明说,这次正好他不在,我就把我知道的都告诉你。”血无极一副我为你好的表情。

  云初玖眨巴眨巴眼睛:“乌鸡哥哥,你说!”

  “帝北溟那个面瘫在天元大陆的名声可不怎么好听,出了名的龟毛,都说他是断袖!要不然他娘能三天两头就举办各种宴会吗?就是怕她儿子娶不着媳妇!”

  暗卫花花眼角狠狠抽搐了一下,少主啊,你这么撒谎真的好吗?我怎么听说,那些闺秀听说长生殿有宴会,一个个恨不得长翅膀飞过去?而且人家那宴会不是谁都能去的!那都是精挑细选的闺秀,为了一个参会名额,那都快抢破头了!

  “而且,小九妹妹我告诉你,帝北溟那个娘是出了名的老泼妇!根本不会同意你嫁给帝北溟,到时候说不定要了你的小命!我就不一样了,我娘早就故去了,我爹根本不管我,只要你点头,我明天就娶你过门!你就是血魔殿的少夫人!”血无极说完,深情的望着云初玖!

  云初玖先是一愣,然后捂住嘴,颤抖着身体往屋子里面跑:“呜呜,乌鸡哥哥,我太伤心了,没想到小白脸骗了我!呜呜,你先走吧,我们改天再聊!”

  血无极很是得意,强忍住喜意喊道:“小九妹妹,你不要难过,为了那个混蛋不值得!哥哥明天再来看你!”

  屋子里面传来云初玖呜咽的声音:“呜呜,乌鸡哥哥,你还是过几天再来吧,我要平复一下心情,呜呜!”

  “好吧!小九妹妹,你一定不要太伤心,你还有我呢!那哥哥我就走了啊!”血无极飘着就走了!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