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花花,怎么样?我就说本少主的魅力无穷吧?现在那个臭丫头已经对帝北溟失望了,我只要加把劲,趁虚而入,这个小丫头就是我的囊中之物!”

  血无极此时心情那叫一个舒畅,输点灵石算什么,只要把小丫头弄到手,帝北溟一定会遭受巨大的打击!

  暗卫花花忍了忍,最后还是没忍住:“少主,你不觉得那个小丫头的态度转变的太快吗?属下觉得她,她应该又是在骗您!”

  “胡说八道!本少主连她骗不骗我都看不出来吗?她都伤心的哆嗦了,怎么可能是在骗我?!再说了,本少主哪里不如那个面瘫?我又对小丫头这么好,故意输给她那么多灵石,她怎么会不动心?”

  暗卫花花已经无力吐槽了,还故意?您可拉倒吧,我看您连吃奶的劲儿都使出来了,还是被人家小丫头坑了!真是奇了怪了,平时那么精明,怎么遇到小丫头就变的跟个傻子似的?!

  “好,为了证明本少主是对的,咱们潜回去,看看小丫头的反应!本少主让你心服口服!”血无极其实被暗卫花花说的心里也有些起疑,决定回去看看。

  两个人激发了隐匿符,再次来到了云初玖的小院。

  只见云初玖正美滋滋的靠坐在躺椅上,边啃着灵果边和一旁的擀面棍聊天:“小火,怎么样?主人我又坑了乌鸡脑袋二十七万灵石!啧啧,就他那智商还想骗我?简直是做梦!”

  “主人,那他说的关于小白脸的是真的吗?”

  “真的假的又如何?我是嫁给小白脸又不是嫁给他娘!再说小白脸我都能搞定,更别提他娘了!我要不装作很伤心的样子,那个乌鸡脑袋还不能离开!啧啧,嫁给他?嫁给他我还不如出家当尼姑呢!像只发情的公鸡似的,啊,不对,是发情的乌鸡!哈哈哈!”

  暗卫花花看见自家少主的头发都立了起来,完美的诠释了什么叫怒发冲冠!这个小丫头说话实在太损了!发情的乌鸡?啧啧,别说一向自恋,嗯,自信的少主了,就是我都接受不了啊!

  血无极显然遭受了巨大的打击,他一直自认为魅力无穷,即便前几次在云初玖这里碰了壁,他也不以为然,觉得云初玖认识帝北溟在先,一旦认识了本少主,一定会移情别恋的!哪里想到,这个臭丫头居然一直在戏耍自己,简直是该死!

  云初玖觉得头皮有些发麻,赶紧把储物戒指里面的防御灵器往出掏,可是已经晚了,震怒的血无极一扬手,云初玖就被禁锢在了原地!

  云初玖身上的有主动防御功能的灵器,只有遇到攻击才会被激发,血无极只是禁锢了她,所以那些灵器并没有被激发。

  “不愧是本少主看中的头骨,真是狡诈!居然连本少主都敢骗?!乌鸡脑袋?发情的乌鸡?小丫头,敢这么骂本少主的人,你还是第一个!很好,本少主不会杀了你的,我要让你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!”血无极此时哪里还有平时嬉笑的模样,双目赤红,犹如幽冥地狱的修罗一般!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