云初玖此时的脑海里只浮现了一句话,祸从口出!谁能想到这个乌鸡脑袋会杀个回马枪!怎么办?云初玖回想了一下自己说的那些话,根本没办法洗白啊!

  总不能说发情的乌鸡是褒义词吧?这回可真是作死了!

  “你平时不是很能说吗?怎么现在不说话了?”血无极恶狠狠的盯着云初玖,可恶,实在是可恶,要不是顾忌帝北溟那个面瘫,我非掐死这个臭丫头不可!

  “咳咳!乌鸡哥哥,你不会真生气了吧?我有时候背后说小白脸的坏话,被他抓包,他都不不生气!你比他豁达多了,也不会生我气的是吧?”云初玖可怜兮兮的说道。

  “哼!少给我来这套!”血无极一抬手看在云初玖的后颈上,云初玖晕了过去!

  血无极转头看向西南角:“暗风,你要不想这个臭丫头没命,就别跟着我们,否则我直接杀了她!”

  暗风简直都要崩溃了!

  血无极他们使用了隐匿符,他根本没有发现两人的到来,况且他根本不是血无极的对手!

  血无极说完之后,给暗卫花花使了个眼色,暗卫花花一扬手,一片浓烟笼罩了小院!

  暗风再想去追的时候,早已经不见了血无极他们的踪影!

  暗风急的都要哭了,先是拿出传声符给帝北溟发了消息,然后离开灵华宗寻找血无极的蛛丝马迹!

  云初玖醒过来的时候,发现自己是在一个大笼子里面!

  透过笼子的缝隙,发现这是一间奢华无比的屋子,屋顶上镶嵌着数枚巨大的夜明珠,地面上铺着雪白的地毯,家具也都是用名贵的暗纹松木制成的。

  云初玖发现屋子里面并没有人,动弹了一下身体,发现已经被解除了禁锢,不过却无法使用灵力,云初玖仔细观察了一下笼子的材质,用脚踹了两下,丝毫没有反应!

  “臭丫头,你就别白费力气了!这笼子可是用上古玄铁炼制的,而且自带禁锢灵力的功能,如果没有钥匙,别说你了,就是帝北溟那个面瘫也弄不开!”血无极换了一套大红的锦袍,赤着脚走了进来!

  云初玖没有言语,既然都被抓来了,说其他的也是白搭,看样子这个乌鸡脑袋只是要折磨我,并不会要我的命,否则当时就掐死我了!

  “臭丫头,你放心,本少主不会杀你的,我会慢慢折磨你,等把你折磨的半死的时候,我再用你找帝北溟那个面瘫换点灵石花花,你不是坑了我几百万的下品灵石吗?我会朝帝北溟要一亿上品灵石!本少主以后缺灵石了,就去灵华宗把你抓来,然后去找帝北溟换灵石,以后你就是本少主的摇钱树!哈哈哈!”

  云初玖盘腿坐在地上,依然不言语!

  “臭丫头,你哑巴了?说话!要是不说话,我放蛇进去咬死你!”血无极撕下了之前的伪装,暴戾邪魅的性子暴露无遗!

  “你不说我是摇钱树吗?树自然是不会说话的!”云初玖淡淡的说道。

  血无极眯了眯眼睛:“看来本少主以前对你太仁慈了,你还不知道本少主的厉害!花花,把本少主的小宠物们带过来!”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