血无极和暗卫花花此时一脸的懵逼!

  他们设想了无数种场景,比如云初玖吓的又哭又叫跪地求饶;比如云初玖直接被吓的晕了过去;不如云初玖被金环蛇咬伤之后晕死过去。

  但是,谁能告诉我,为毛云初玖一点事情没有,这些金环蛇却死翘翘了?!

  云初玖不是灵力已经被禁锢了吗?为毛身手还是那么灵活?

  血无极闪身躲过了五环蛇,眼神闪烁:“臭丫头,倒是有两下子!不过,本少主有的是办法对付你!比如饿死你!哈哈哈!你不是最爱吃吗?本少主就饿着你!花花,摆宴!”

  暗卫花花对于自家少主的这种幼稚行为已经无语了,当即摆上了一桌丰盛的酒宴。

  血无极特意把桌子摆在笼子前面,然后慢悠悠的吃了起来。

  “臭丫头,你饿不饿啊?想不想吃啊?”

  云初玖干脆转过身不看血无极,不过酒菜的香味不停的往鼻子里面钻,这货从衣服上撕下来一条,做成简单的口罩,这样就闻不到了!

  血无极见云初玖背过身不看自己,就边吃边嚷嚷:“啧啧,这红烧肉做的软糯酥烂,味道真是不错!”

  “这肉丸子炸的外酥里嫩,吃完一个还想吃啊!”

  “这清蒸鱼做的更是鲜香可口,简直一绝!”

  ……

  云初玖干脆把耳朵也捂上了!不过脑袋里却闪过各种美食,红烧肉、清蒸鱼、火锅、包子、饺子……

  云初玖在心里将血无极骂了几百遍,妈蛋,这货和小白脸一样,都不是什么好东西,都用美食来诱惑我!

  云初玖的肚子咕噜咕噜的叫了起来,天啦噜,这个该死的乌鸡脑袋不会一直饿着我吧?!

  好巧不巧,血无极就是这么打算的,反正饿个三天也饿不死!于是每天只给云初玖一点清水,别的食物一点都不给云初玖。

  悲催的云初玖眼睛都饿蓝了,心里把血无极算是恨上了,乌鸡脑袋你等着,小九报仇,十年不晚,早晚我要报仇!

  云初玖饿到后来,看着笼子的栏杆都觉得像卷饼,地上的羊毛毯子就像棉花糖!

  正当云初玖考虑羊毛毯子能不能吃的时候,听见血无极猖狂的笑声:“帝北溟,没想到你来的还挺快啊!云初玖那个臭丫头被我关在了锁妖囚笼里面了,如果没有本少主手里的钥匙,你根本就没办法把她放出来!”

  云初玖心里一动,小白脸来了?

  血无极的话音刚落,血无极和帝北溟走了进来,后面跟着暗风和暗卫花花。

  “男神!这个臭不要脸的乌鸡脑袋快把我饿死了!i快给我扔点吃的进来!”云初玖觉得现在的帝北溟那就是长着翅膀的天使,我以后一定不再找小白脸的岔了。

  帝北溟看到云初玖被关在笼子里面,再听到云初玖说的话,身上的杀气浓重的让人窒息:“血无极,你把本尊的话都当成了耳旁风是不是?”

  “帝北溟,我又没打她又没杀她,不过是邀请过来做客而已!只要你拿出一亿上品灵石,我马上放人。”血无极有恃无恐,反正云初玖在我手里,你也不敢把我怎么样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