血无极从牙缝里挤出一个字:“送!”

  “那我就不麻烦乌鸡哥哥了,我自己抠下来就行了!我这人一般能自己做的事都不麻烦别人的!”云初玖坐着菜板子,用小匕首将屋顶上面的夜明珠都抠了下来,哦,最后给血无极留了一个,要不然屋子里面就什么也看不见了。

  云初玖飞下来之后,又看了看地上铺的地毯,吭哧吭哧用匕首割下来一大块,卷吧卷吧收进了储物戒指里面!

  “这几件家具看着也不错,乌鸡哥哥,你不介意我借回去用几天吧?”

  血无极的拳头攥起来又松开,好不容易挤出三个字:“不介意!”

  于是,云初玖又把几件家具收进了储物戒指,最后看了看锁妖囚笼,血无极心里一哆嗦,赶紧把锁妖囚笼收进了储物戒指:“小九妹妹,这个是我炼化过的,不能送给你。”

  云初玖撇了撇嘴:“我又没说要,防我像防贼似的,真是的!男神,咱们走吧!反正这屋里也没什么好东西了!乌鸡哥哥,回见!”

  云初玖三人走了之后,血无极捂着自己的胸口嚎道:“花花,我的心好疼啊!云初玖!帝北溟!我和你们没完!我的一千万上品灵石啊!我的夜明珠啊!我的雪山羊绒地毯啊!我的家具啊!”

  暗卫花花简直都无语了!

  都是你自己作的好不好?!

  没事儿非得去撩人家小丫头,现在被帝北溟收拾了才知道后悔!

  “花花,你说一年前我还能勉强和帝北溟打个平手,怎么他突然就变得这么厉害了?”

  “少主,属下也很是疑惑,难道帝北溟有了什么机缘或者是以前有暗疾?”

  血无极眼珠转了转,突然眼睛一亮:“最近唯一的变数就是云初玖那个臭丫头,你说帝北溟突然变强会不会与臭丫头有关系?”

  “少主,您说的有道理!”暗卫花花想了想,觉得自家少主说的没错,帝北溟为何会看上云初玖?这里面一定有名堂。

  血无极拿出头骨把玩了一会儿,突然说道:“既然和那个臭丫头有关,本少主就勉为其难继续接近那个臭丫头,凭借我的聪明才智,肯定能查出蛛丝马迹!”

  暗卫花花很想帮血无极回忆一下他被云初玖坑了几回,不过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,他还是把话咽回去了。

  “啊嚏!啊嚏!妈蛋,一定是乌鸡脑袋在骂我!”飞行灵器上的云初玖狠狠打了两个喷嚏。

  帝北溟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眼睛都没抬,就跟没听见云初玖说话似的。

  云初玖心里暗骂,小白脸!傲娇货!装什么高冷?!这是等着我道歉呢?哼!我又没错,凭什么我道歉?!

  不过,云初玖想起血无极刚刚赔偿的一千万上品灵石,顿时节操就不要了!

  这货屁颠屁颠的凑到帝北溟面前:“男神,你还生我气呢?我被血无极抓住以后,我以为我要死翘翘了,当时我唯一放不下的就是男神你啊!”

  帝北溟没说话,不过眼眉微微挑了挑,云初玖见状,接着说道:“男神,你说咱们大风大浪都经过了,就因为几本话本就分手了,是不是有点小题大做啊?!再说了,你当时要是好好和我说,我能不听你的话吗?我是蛮不讲理的人吗?你还把我推倒了,我的尾巴根现在还疼呢!”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