驾驶飞行灵器的暗风差点笑喷了,九小姐,你也太能扯了!我看你抠夜明珠的时候活蹦乱跳的,怎么现在就疼了?

  帝北溟眼角微微抽搐了一下,还是没说话。

  云初玖见帝北溟还不搭理自己,眼珠转了转,嬉皮笑脸的说道:“男神,你是不是想让我亲你一下,你才能原谅我啊?暗风!把眼睛闭上,耳朵堵上!我要亲你们尊上了!”“

  “胡说八道!以后不准再看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了!”帝北溟实在听不下去了。

  云初玖心里比了个胜利的手势,小样,任凭你再傲娇,我都能把你拿下!

  “男神,我记得一年以前你不是被乌鸡脑袋打伤了吗?怎么现在乌鸡脑袋这么怕你?”云初玖疑惑的问道。

  “九小姐,我们尊上一来身上有寒毒,二来血无极诡计多端,这才被血无极给暗算了!现在我们尊上的寒毒都清理干净了,自然不把血无极放在眼里!”暗风在心里加了一句,还有,我们尊上在和你斗智斗勇的过程中,变狡猾了很多有没有?!

  云初玖一呲小白牙:“男神,这么说来你之所以这么厉害还有我的功劳呢!要不是我的血,你的寒毒怎么能这么快就清除干净?所以,以后我要是再犯什么错,你就看在我给你献血的份上别和我计较了!”

  帝北溟不置可否的翘了翘嘴角,他回去之后想明白了,对于黑东西这样能嘚瑟的货,必须双管齐下,不能太由着她,否则她都能上天!

  “男神,既然你能把乌鸡脑袋的那个什么血魔宗灭了,为什么还留着他?”云初玖不解的问道。

  “天元大陆形势错综复杂,维持现状是最好的选择,况且血魔宗没有看起来那么简单,我说灭了血魔宗也只是威慑一下而已。如果灭血魔宗真的那么简单,本尊怎么会轻易饶了血无极?!”帝北溟解释道。

  “啊,原来是这样。不过没关系,早晚我会变厉害的,到时候我就把乌鸡脑袋关在笼子里面,天天放蛇咬他,饿死他!”云初玖恶狠狠的说道。

  云初玖又杂七杂八的扯了几句,然后就到了正题:“男神,乌鸡脑袋赔偿给我的灵石,你是不是可以转给我了?”

  帝北溟挑了挑眉:“赔偿给你的?”

  “对啊,那一千万上品灵石是乌鸡脑袋赔偿给我的精神损失费!”云初玖心里有了不祥的预感,小白脸不会是要独吞吧?!

  帝北溟深深的看了她一眼:“如果本尊不去救你,你觉得血无极会赔偿你灵石吗?转给你?本尊没让你把夜明珠交出来就不错了!”

  云初玖顿时就傻眼了!小白脸又变回那个傲娇的小白脸了!我翻身做主的时间就那么短暂的几天,就被我用几本话本给折腾没了!如果上天再给我一次重来的机会,我一定不会看那些话本啊!啊!啊!

  云初玖见灵石要不来了,也懒得再讨好帝北溟了,噘着嘴拿出被褥往地上一铺,睡觉!

  帝北溟几次想要哄云初玖,心理斗争了一番还是没动弹,必须在黑东西面前竖立威严,要不然她肯定会得寸进尺,无法无天的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