帝北溟听了云初玖的话,心里很是舒坦,嘴角微微翘起一个弧度,淡淡的嗯了一声!

  云初玖心里暗骂,嗯你个毛线嗯?!装你的大尾巴狼!多说两个字能死啊?!

  这个小白脸是怎么个意思?这是准备放过我了?

  帝北溟往前走了一步,云初玖的小心脏紧张的都要跳出来了,小白脸要干嘛?他要做什么?难道是要拍死我?妈蛋!我的脸都不要了,这个小白脸居然还不依不饶,以为姑奶奶好欺负是不是?!

  云初玖袖子里的手紧紧攥成了拳头,浑身上下都蓄势待发,只要帝北溟稍有举动,这货就准备来个鱼死网破!

  没想到帝北溟走到云初玖身边并未停顿,而是——奔着床去了!

  “黑东西,给本尊拿个枕头过来!”帝北溟脱掉靴子和外衣,竟然躺在了床上!

  啥?虾米?

  云初玖像只傻蘑菇似的杵在那儿,一时之间摸不准帝北溟是什么意思!

  帝北溟皱了皱眉:“你不是说想让本尊补觉吗?这没有枕头怎么睡?还是说,你刚才说的是谎话?嗯?”

  “啊!男神,我的寝具都是我的丫鬟收着的,我是在回忆枕头收在哪里了!”云初玖说谎越来越溜了,正好趁机探探春雨那傻丫头的死活。

  “哼!你可真够蠢的!屋子里一共就两个柜子,你翻翻就是了!真是蠢笨至极!”帝北溟双手枕在脑后,悠哉悠哉的讽刺道!

  云初玖觉得自己简直要被这个精分气死了!

  奶奶个熊的!

  这是我家!

  那是姑奶奶我的床!

  你特么的骂谁蠢呢?

  你才蠢!你从头蠢到脚,你连头发丝都是蠢的!

  云初玖在心里骂了一溜十三遭,这才露出谄媚的笑容:“男神您不仅长的帅气无敌,居然还这么神机妙算,真是让我自惭形秽!”

  帝北溟觉得这黑东西真会说话,虽然平常没少听人恭维自己,但是那些人说的太假了,哪里像眼前这个黑东西,一看就是从里到外的倾慕本尊!这个黑东西真不错!

  云初玖在柜子里面翻到了一只枕头,屁颠屁颠的凑到床前面:“男神,枕头来了!”

  帝北溟扫视了云初玖两眼,撇了撇嘴:“还不赶紧把外衣穿上!难道你还想色、诱本尊不成?长的跟黑豆芽似的,本尊才没兴趣!”

  黑豆芽?妈蛋!小白脸!你可真够损的!你等着!女子报仇十年不晚,早晚我要你跪在本小姐脚下唱征服!

  云初玖深吸了两口气,才忍住体内的洪荒之力!

  云初玖穿上外衣,对着帝北溟谄媚的说道:“男神,您好好休息,我到门口给您站岗放哨去,保证一只蚂蚁都不会放进来!”

  帝北溟满意的嗯了一声,然后竟然真的闭上眼睛睡觉了!

  云初玖转过身,无声的骂道:“小白脸,王八蛋!睡吧,睡吧!直接睡死了才好!”

  云初玖走到外间,看见春雨躺在地上一动不动,不由得心里一沉,难道春雨被小白脸打死了?

  云初玖走到近前一探鼻息,放下心来,呼吸很是平稳,看来是吓晕过去了!

  云初玖想了想,春雨这小丫头胆子小,这要醒来一咋呼,惹怒了小白脸就遭了!所以,云初玖干脆点了春雨的昏睡穴,把她弄到了外屋的榻上。

  云初玖出了屋子,看了看院子里面的深坑,再回头看了看阵亡的两扇房门,又摸了摸自己的秃脑袋,再想想床上躺着的小白脸,觉得这日子过的真特么的刺激啊!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