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独孤掌门,你们天门派的火精兽是公是母,毛色是什么颜色的?长相如何?年纪几何?”

  独孤意嘎巴嘎巴嘴:“这,这火精兽性情暴戾,我们从没见过它的真实模样,不过至少有两千岁了!”

  “独孤掌门,你这说了就跟没说似的,照你这么一说,岂不是青玄大陆的火精兽都可以被你说成是你们天门派丢的那一只?你总得说出点独一无二的地方吧?要不然怎么证明我们灵华宗的这一只就是你们丢的那一只?总不能你爹丢了,然后别人家捡个老头就是你爹吧?!”

  轰!

  众人哄堂大笑!

  这个小丫头说话真是有趣!

  独孤掌门这回可是被骂惨了!

  独孤意气的脸色铁青,恨不得一掌就把云初玖拍死,可是众目睽睽之下,又不能动手,只好咬着牙说道:“云初玖,口下留德!我们虽然没有见过火精兽的样子,但是火精兽的叫声,我们偶尔能听到!我们用音石录了下来,你可以把你们的那只火精兽带出来,让它叫几声,我们对比一下!”

  “独孤掌门,你不是说你们那只火精兽性情暴戾吗?我们又怎么可能抱的出来?既然能抱出来,说明性情温顺,那就不是你们那只火精兽!你这说话怎么自相矛盾呢?”

  “这,这,哼!没准你们给火精兽、给火精兽灌了什么药了,就让它变的乖顺听话了!”独孤意被云初玖质问的结结巴巴,心里把云初玖算是恨上了,这个臭丫头没想到口齿居然这么伶俐,真是难缠!

  “独孤掌门的损主意真多啊,居然还想到给火精兽灌药!啧啧,你们天门派的那只,不会是因为你们想给人家灌药,人家火精兽一想,哎呦喂,这么缺德的门派,我可不能待了,于是人家跑回火溶洞了!”

  云初玖小脸上的表情很是生动,吃瓜群众们都被逗乐了,大部分人并不认识云初玖,小声的互相打听,这小丫头是什么来头?

  这小丫头也就十二三岁,长的倒是不错,不过这灵力也太低了些,竟然才炼灵四层!看那意思,在灵华宗很是受宠啊!要不然这么重要的场合,怎么会有她说话的余地?!

  独孤意被众人的笑声弄得有些恼羞成怒:“云初玖,废话少说!要么,你们把火精兽抱出来,要么我们一起去你们灵华宗的地火洞,总之听到火精兽的叫声,我们就知道到底是不是我们天门派的那一只了!”

  “独孤掌门,你说你白活了好几百岁了!这同一种妖兽叫声,岂不是大同小异?虎啸,狼嚎,猿鸣,马嘶,狮吼,犬吠,就算不是你们天门派的火精兽那叫声肯定也差不多少,你不会是看我年纪小就想蒙我吧?真是为老不尊!”

  独孤意脸色涨的跟紫茄子似的,偏偏云初玖说的还真没什么错,同一种妖兽叫声几乎都差不多,自己的说法还真站不住脚!

  独孤意冷笑了一声:“小丫头,虽然你口齿伶俐,能言善辩,但是那只火精兽在捕捉的时候尾巴被剑砍断了一小段,只要你们灵华宗把火精兽唤出来大家自然明了到底谁在撒谎!”

  “天啊,坏了!居然还有记号?不是说天门派没人见过那只火精兽吗?”云初玖说完感觉自己说走嘴了,赶紧一捂嘴!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