云初玖正忧愁的45度角望天的时候,角落里传来一声偷笑。

  云初玖转过脸一看,笑的那个人正是被小白脸抽飞的那个。

  暗风满腹的愁绪,生怕帝北溟惩罚他,可是一看到云初玖那滑稽的样子,还是忍不住笑出了声,就连一向面瘫的暗隐也忍不住嘴角抽了抽。

  云初玖心里暗骂,真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,小白脸的手下也不是好东西!

  “笑什么笑?没见过光头还是没见过这么美的光头?”云初玖恶狠狠的瞪了暗风一眼。

  暗风这两天已经习惯了云初玖跳脱的性子,倒也不以为意,好奇的问道:“黑,啊,九小姐,我们尊上呢?”

  暗风把到了嘴边的“黑丫头”咽了回去,尊上都和这黑丫头搂搂抱抱了,说不定这黑丫头以后就一步登天了,我还是别得罪她为好。

  “睡觉呢!你们俩也别闲着,赶紧把那深坑给我填上。”云初玖背着小手,爪子指了指前面的深坑。

  云初玖说完,只见暗风和暗隐两人一脸的懵逼,心说难道我装大尾巴狼没成功,指使不动这两个人?

  她哪里知道,此时暗风和暗隐简直遭受了三观的洗礼!

  尊上居然在女人的床上睡觉了?

  我的天啊!

  这简直是爆炸性的消息啊!

  尊上那是天元大陆最龟毛、最矫情的男人!

  别说在女人的床上睡觉了,就是自己的东西被女人碰一下都会扔掉的主啊!

  甚至有传言尊上要么是那方面不行,要么就是有断袖之癖!

  暗风看着云初玖的眼神更加的敬畏了,尊上一定是看上这个黑丫头了!

  我可是看见两个人紧紧的抱在一起呢!而且尊上一听说这黑丫头死了,就连夜赶了过来,这说明什么?

  这说明尊上是非常在意这个黑丫头的!

  说不定,用不了多久,这个黑丫头就成为帝尊的侍妾了!虽说灵力太低不能带到天元大陆,但是尊主可以到这里来啊,顺便我们也跟着溜达溜达。

  殿主和殿主夫人要是知道这个消息一定会非常高兴。

  暗风想到这里,屁颠屁颠的去填坑了。

  云初玖眼神闪了闪,我说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吗?怎么这两个暗卫对我的态度变得这么恭敬了?

  云初玖倒不担心这里的动静被他人知晓,小白脸这些人肯定有神通,能够将声音与外面隔绝。

  填平那个深坑对云初玖来说是难事,对于灵力颇高的暗风来说,简直是小菜一碟,片刻功夫就把周围的泥土都弄回了坑里。

  云初玖望了望太阳,摸了摸肚子,到吃早饭的时间了。

  我得去大厨房一趟,一来是解决早饭,二来也不至于因为没人去领早饭而惹人怀疑,要是便宜祖父发现我在屋子里面藏了个男人,估计非得气晕了不可!

  况且这个小白脸喜怒无常,要是伤了云家的人就糟了。

  云初玖从地上捡了一根昨晚被雷劈焦的树枝,走进屋子里面,照着镜子,开始画眉毛。

  前世作为特工,乔装改扮是常事,所以这对云初玖来说简直是小菜一碟。

  云初玖很快就画了一对和原来眉型一样的眉毛,然后拿起挂在墙上的斗笠戴在头上,这才出了屋子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