接下来一段时间,白氏兄妹很是活跃。白墨宇很是有交际手腕,除了廖川等新弟子对他敬而远之以外,一些内门老弟子对他印象很是不错,出手大方不说,而且很会说话,白墨柔更是因为娇俏的外貌引得一些男弟子追捧,再加上云初珊的一些追求者,三人在灵华宗的内门很是受欢迎。

  由于白氏兄妹的推波助澜,再加上云初玖行事的恣意张扬,内门弟子对于云初玖的风评就非常的难听,而且对于灵华宗高层对云初玖的偏宠也是愤愤不平!一个炼灵四层的废物凭什么晋升为真传弟子?!

  云初玖虽然鬼主意不少,能说会道,但是门派不应该以修炼为主吗?灵力高低才是衡量一个弟子的标准!我们这些内门弟子哪个不比她灵力高?凭什么就她升为了真传弟子?

  苏云等人把这些流言蜚语告诉了云初玖,云初玖根本没放在心上,人们只会嫉妒比自己强一点的人,而当你达到他们仰视高度的时候,这些嫉妒就会变成敬畏!

  所以,云初玖该怎么样还怎么样,丝毫不受这些言论的影响。

  这天中午,云初玖蹦跶着去找凤鸣,她觉得凤鸣绝对有成为自己男闺蜜的潜质,性格和自己真是太合的来了,最主要的是一点不矫情!

  云初玖快要到凤鸣院子的时候,对面走来两名女子,其中一个自己认识,正是被帝北溟摔飞的那个许妍,另一名女子却是从来没有见过,长相清丽,甚至与苏嫣然不相上下,气质却是不同于苏嫣然的冷傲,很是温婉大方。

  “卓师姐,你还不认识她吧?你出门历练的这段时间,这个云初玖很是风光啊!太虚秘境试炼得了第一,被孙伯仲孙长老收了做真传弟子,而且还走了狗、屎、运攀附上了帝公子,帝公子走了现在又来缠着凤鸣师兄,真是无耻!不要脸!”许妍虽然被帝北溟摔飞了出去,却不恨帝北溟,反而是把云初玖恨上了!她最近和白墨柔走的很近,不遗余力的抹黑云初玖。

  那位卓师姐小声的呵斥道:“许师妹,休的胡说!云师妹年纪小,做事情没有分寸、稍欠考虑也是难免的!云师妹,许师妹说话口无遮拦,还请你见谅!”

  云初玖看了一眼那个卓师姐,这是明着劝架,实则贬损我呢,好一朵白莲花:“见谅?如果我不见谅呢?凭什么她污蔑我,我还要见谅?我又不是有病!”

  那位卓师姐显然没有料到云初玖会不买自己的账,她微微皱了皱眉:“云师妹,许师妹虽然说话冒失,但是咱们同是灵华弟子,你就不要斤斤计较了!如果仅仅因为几句不入耳的话就起了争执,实在是有些不值当。”

  云初玖不由得心里冷笑,这个卓师姐说话可真有艺术性,让她这么一说,我反而是斤斤计较的小人了!

  “不好意思!一呢,我并不认识你,这是我和许妍两个人的事情,烦请你哪凉快哪待着去!二呢,许妍先污蔑的我,既然她有胆子污蔑,那么她就要有胆子承担后果!许妍,你是自己抽自己一巴掌,还是我来帮你抽?”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