云初玖拿出传声符贱兮兮的说道:“亲爱的男神,有没有想我啊?我好想好想你啊!想的茶不思饭不想,难以入睡!想的心都要碎了!”

  过了片刻,传声颤动起来,云初玖有些小激动的把神识探入进去,听见帝北溟低沉的声音说道:“嗯。”

  云初玖以为自己听错了,又听了七八遍,特么的竟然真的只有一个嗯字!

  这货顿时就怒了!好你一个傲娇货!三天不打上房揭瓦,几天不见就跟我玩惜字如金的把戏了!

  “嗯什么嗯?到底有没有想我?好好回答,要不然我就给你唱年糕炒螃蟹之歌!”

  又过了片刻,传声再次颤动起来,云初玖得意洋洋的把神识探入进去,心说,这次小白脸肯定该对我说甜言蜜语了!

  “唱吧!”传声符里传出帝北溟波澜不惊的两个字!

  云初玖先是一愣,继而抓起床上的枕头狠狠的捶了几十下:“小白脸!真是气死我了!你个傲娇货!等你下回来了!我折磨死你!”

  云初玖当然不会真的给帝北溟唱什么年糕炒螃蟹之歌,这货把枕头捶了一通之后,把传声符收了起来,小白脸,你就在那头等着吧,我把你晾成咸鱼干!

  悲催的帝北溟,果然眼巴巴的等着云初玖的传声符,一刻钟,半个时辰,一个时辰,传声符毫无动静!

  那边的帝北溟苦苦等待,这边的云初玖睡的那叫一个香甜,在梦里,把小白脸好一顿蹂躏,都舍不得醒了……

  “小九师妹!小九师妹!”院子外面传来凤鸣的喊声。

  云初玖只好依依不舍的睁开眼睛,啧啧,就差一步就把小白脸弄到手了,真是可惜啊!

  云初玖答应了一声,打着哈欠出了屋子:“凤鸣师兄,大清早的找我做什么?”

  “小九师妹,我听说你把许妍揍了?还把卓师妹骂哭了?”凤鸣焦急的问道。

  云初玖眨巴眨巴眼睛:“凤鸣师兄,你不管许妍叫许师妹,却把卓飘雨叫卓师妹,莫不是你对她有意思?那可是个成精的白莲花,小心坑死你!”

  凤鸣一愣,继而大笑道:“小九师妹,你想哪去了?!卓师妹和我们经常出去历练,大家只是关系比较好罢了,我这是担心你!你把许妍揍了,执法堂恐怕要按门规处置你的,再说,卓师妹温柔善良怎么会坑我?对了,白莲花到底是什么意思?”

  “白莲花呢,就是外表看着娇弱善良,实际呢,总是装作无心的把她不喜欢的人害的很惨,当然了,她要是遇到我这种白莲花杀手就算她倒霉了!”云初玖撇了撇嘴,这些人的眼睛都长到脑后跟了吗?卓飘雨那假惺惺的模样哪里看出来温柔善良了?!

  凤鸣点了点头,心里却不以为然,以为云初玖不过是小孩子脾气,卓师妹这些年一直口碑不错,而且一起出去历练也都是细心照料大家,或许只是无心惹了小九师妹不高兴。

  “小九师妹,咱们先不说卓师妹的事情,执法堂一会儿肯定要来抓捕你的,你别害怕,你到了执法堂好好认错,我会帮你求情的,相信萧长老不会太严厉惩罚你的!”凤鸣安慰道。

  云初玖咯咯直乐:“凤鸣师兄,你就不用担心了,你忘记我的身份了吗?小磐石不敢拿我怎么样的!”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