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去领早饭,你们俩好好守着院子!”云初玖很会拿鸡毛当令箭,自从发现这两个暗卫对自己态度变化之后,云初玖那小范摆的足足的。

  “是!九小姐,记得给我们也带份儿啊!”暗风讨好的说道。

  云初玖答应一声,蹦跶着出了院子。

  路上遇到的下人虽然奇怪九小姐戴个斗笠做什么,不过也都不敢问,倒也没看出来什么异常。

  云初玖到了大厨房,指挥下人装了满满两大食盒的吃食。

  云初玖提着食盒回了自己的院子,招呼暗风和暗隐吃了早饭。

  吃完早饭,云初玖装相的靠坐在藤椅上,开始套取情报。

  “你们怎么称呼啊?”

  “属下暗风!”

  “属下暗隐!”

  云初玖听见两人自称属下,心里更是犯嘀咕,你们是小白脸的属下,在我面前称什么属下?

  云初玖干脆直接就说道:“不敢当,不敢当!你们都是高手,怎么能在我一个不能修炼的废柴面前自称属下呢?!”

  暗风讨好的说道:“九小姐,您迟早是尊上的人,您为主,我们为仆,这称呼属下是应当的。”

  云初玖惊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,然后爬起来干笑两声:“这话有些为时过早,尊上眼光颇高,我这样的不一定入得了他的法眼。”

  暗风顿时提高了音调:“九小姐,您千万别妄自菲薄!我算看出来了,尊上对您那是一百二十个的满意!要不然一向有洁癖的尊上,怎么可能抱您呢!更别说睡您的床了!”

  云初玖干笑着没说话,简直是天大的笑话,那个小白脸恨不得拍死我,要不是我不要脸的讨好小白脸,我的小命估计都保不住了!还看上我?以为我傻是不是?!

  不过,云初玖乐的两个暗卫误会,她话锋一转:“暗风,刚才你和你们尊上说我没死,这是怎么个话茬?”

  暗风眼神一闪,他才不会傻了吧唧说实话呢,笑嘻嘻的说道:“我们尊上,昨天晚上突然心口一痛,以为您出事了,这才匆匆忙忙的连夜赶来,我发现府里没什么异常,这才赶着去通知尊上,哪成想,嘿嘿,被尊上给甩出来了!”

  云初玖自然不相信这番鬼话,不过,她万万没想到帝北溟会派人暗中保护她,所以也就没有继续追问。

  暗风心里松了口气,这个黑丫头可真不好糊弄,以后我得小心些才行。

  “九小姐,您的头发和眉毛是怎么回事?”暗风揣着明白装糊涂。

  “不小心被雷劈的!”云初玖半真半假的说道。

  暗风心里暗乐,还不小心,明明是你主动去吸引雷电的好不好?!不过,这黑丫头吸引雷电做什么?

  “九小姐,我们尊上能弄到生发丹,用水融化之后,抹在头上,可以加快头发的生长速度。一会尊上醒了,您可以找尊上讨要。”暗风心说,尊上啊,我只能帮您到这了,希望看在这件事上,能减轻对我的惩罚。

  果然,云初玖面露喜色:“你说的是真的?那如果用那生发丹,我的头发多长时间能长出来?”

  “虽然不能让您恢复如初,不过一天长一寸还是可以的。”

  云初玖点了点头,长一寸也行啊,总比秃瓢好。

  云初玖下定决心,一会说什么也要从小白脸那里弄到生发丹。

  一个时辰之后,屋里面传出来帝北溟慵懒的声音:“黑东西,本尊饿了!”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