凤鸣见状也不好再多说,转过身正想安慰云初玖几句的时候,发现这货已经自来熟的坐在旁边的椅子上了,正对着一个执法堂弟子说道:“这位师兄,我这说的口干舌燥的,帮忙倒点茶水呗!”

  那个弟子屁颠屁颠的不但拿了一壶茶水,还端来一盘点心:“小九师妹,这点心是新出炉的,你尝尝!”

  “谢谢师兄!你们执法堂真是越来越人性化了!”云初玖笑眯眯的说道。

  那位弟子简直是受宠若惊,心说,只要你不对我冒坏水,我就千恩万谢了!这卓飘雨和许妍是内门弟子,不知道这小煞星的厉害,居然还敢惹她,真是自己作死啊!看着吧,最后不一定谁吃亏呢?!

  许妍和卓飘雨简直都要气晕菜了!

  我们是原告好不好?!昨天我们在这等了一下午,也没见谁给我们倒一杯茶,都跟躲瘟疫似的躲了出去!

  现在云初玖这个被告来了,不仅有茶水居然还有点心,真是太过分了!

  钱管事也觉得似乎有些不妥,摸了摸鼻子:“你们先坐着,我去请萧长老!”

  钱管事说完,一阵风似的就跑了!

  云初玖看了看对面坐着的许妍和卓飘雨,笑嘻嘻的说道:“许师姐,我这里有活血化瘀的丹药,你买不买?效果非常好,保证你吃下去之后,瞬间猪头变美女!”

  许妍气的腾的就站了起来:“云初玖!你不要得意!萧长老饶不了你!”

  云初玖一摊手:“不买就不买呗!急什么?!你看人家卓师姐从来都是不急不缓的,昨天你都晕倒了,人家还在那卖力的扮演白莲花呢!

  啧啧,一定是她撺掇你来执法堂的吧?你个猪脑子,你也不想想,到了最后是我这用脚踹的受罚狠,还是你这用风刃的受罚狠?她这是把你当二傻子耍呢!”

  许妍一愣,云初玖说的没错,我当时可是使用了风刃啊,如果真的追究起来,岂不是我的罪过更大?卓师姐会是故意的吗?

  卓飘雨见许妍有些疑惑的眼神,赶紧说道:“许师妹,你不会是信了她说的鬼话吧?!我可是为了给你出气啊!既然你怕惩罚,那我们现在就走吧!再说,是云初玖先动的手,你那是自卫,虽然过激了些,但是惩罚的时候也会酌情考虑的。”

  许妍果然被卓飘雨一番话说动了,恶狠狠的瞪了云初玖一眼:“云初玖,你就不用白费心机挑拨我和卓师姐了!我就是挨罚也要拖着你一起下水!”

  云初玖撇了撇嘴:“真是蠢到家了!既然如此,那你就等着吧!别怪我没提醒你,早晚你要被你这个卓师姐卖了!”

  “哼!卓师姐为人善良,怎么会害我?!你就别胡说八道了!就等着受罚吧!”许妍觉得云初玖就是在故意挑拨她和卓飘雨的关系。

  云初玖懒得再理她,翘着二郎腿,慢悠悠的喝着茶水,心里盘算着一会萧长老来了自己怎么应付。

  过了一会儿,萧长老和钱管事走了进来。

  云初玖一愣,这个萧长老怎么和平时看起来不太一样了呢?!仿佛一块又臭又硬的大石头突然就多了几个窟窿眼儿!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