许妍觉得脑袋嗡的一声,眼前有些发黑,瘫坐在了地上!半年门派物资倒是没什么,但是萧长老对自己的印象显然坏到了极点,保不齐以后抓我个把柄就把我降为外门弟子,如果将为外门弟子,我的前途就全毁了。

  卓飘雨也是一脸的不可置信,这是一向以铁面无私著称的萧长老吗?竟然轻飘飘的各打五十大板就完事了?云初玖可是实打实的违反了门规啊!按照门规不应该至少要罚去思过洞思过一个月的吗?为什么仅仅就罚了半年的门派物资?

  凤鸣在一旁也是一脸的懵逼,难道是我出去时间太长了?怎么这个萧长老像变了个人似的?越来越有像曲长老发展的趋势呢?

  就连云初玖也是一脸的蒙圈,卧槽,这是什么情况?我还以为我信嘴胡说的那番话一定被小磐石给驳回呢,没想到就这么轻飘飘的放过我了?这太阳是从北边出来了不成?!

  云初玖将桌子上面的灵果和糕点不要脸的收进了储物戒指,然后笑嘻嘻的问许妍:“咳咳!许师姐啊,话说咱们也算是不打不相识,活血化瘀的丹药你到底买不买啊?我给你打八折!”

  许妍哽的一声,竟然怒急攻心直接被气晕了过去!

  云初玖眨巴眨巴眼睛,无辜的一摊手:“这次可真不赖我,我可是好心,我就问问她要不要丹药!”

  执法堂的弟子们将云初玖的危险等级默默的升到了最高级别,这就是个煞星啊!我们说什么来着,这个许妍还想告云初玖?简直是自讨苦吃!这下好了吧?!

  不但没把人家云初玖怎么样,自己的前途算是毁了一半了!萧长老在西峰那是举足轻重的地位,他不看好的弟子根本不可能有出头之日了!

  卓飘雨给许妍喂了一粒丹药,等许妍醒过来之后,卓飘雨然后义愤填膺的说道:“云初玖,你真是太过分了!你明知道许师妹昨天被你打伤之后身子虚弱,你竟然还用言语挑衅,小小年纪,心思实在是恶毒!”

  云初玖撇了撇嘴:“善良的卓师姐,既然你知道许师姐身子虚弱,你为何巴巴的撺掇她来执法堂告状呢?我最后一次警告你,少惹我,否则就是袁峰主给你求情,我也饶不了你!”

  凤鸣见两个人剑拔弩张,赶紧说道:“好了!好了!这都是误会!卓师妹,小九师妹不是说了吗,她只是帮助许师妹认识一下错误。现在许师妹认识到错误了,小九师妹也被罚了,这事就过去了,以后都不要再提了。”

  卓飘雨见凤鸣如此维护云初玖,眼圈一红:“凤鸣师兄,我,我只是看不惯云师妹这么欺负人,咱们灵华宗一向和和气气的,云师妹却屡屡和人起争执,她应该好好反省一下。”

  “反省你个大头鬼!滚一边去!你是不是想让我再被罚半年门派物资?”云初玖最看不上的就是这种假惺惺的白莲花,还不如那种大大方方的坏人呢,恶心!

  凤鸣见自己越劝越糟,一把拽住云初玖:“小九师妹,咱们好久没去灵兽园了,去看看撼山猛象吧!”

  云初玖见凤鸣急的脑门都冒汗了,只好点点头:“好吧,凤鸣师兄,那今天就给你一个面子!凤鸣师兄,你千千万万要记住一句话,免得被有些人骗了!”

  凤鸣疑惑的问道:“什么话?”

  云初玖瞥了卓飘雨一眼:“贱人就是矫情!”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