云初玖正纳闷的时候,前面树林里面走出来一个人,云初玖一看,特么的什么云初零,这不是乌鸡脑袋吗?!

  “小九妹妹!哥哥来看你了!”血无极缓缓朝山门走来,本来是再普通不过的青石板路,硬是让他走出来了金銮宝殿的感觉!

  凤鸣大惊失色:“这,这不是那个偷金缕草果实的红衣变态吗?”

  耿易等人也曾经见过云初玖画的那张画像,不由得也戒备起来!此人意欲何为?刚才守卫说他叫云初零?云初玖的哥哥?不是偷药贼吗?

  云初玖觉得脑瓜仁有点疼,不知道这个乌鸡脑袋又要出什么幺蛾子,好在门口的几个守卫并没有见过那张画像,要不然早就乱成一团了!

  云初玖对凤鸣等人说道:“事情有点复杂,我和他去那边说几句话,你们稍等我一会儿!”

  凤鸣拽住云初玖的胳膊:“小九妹妹,他灵力深不可测,你……”

  “放心,没事儿的!如果他要杀我,早就动手了!”

  凤鸣见云初玖态度坚决,只好松开手,戒备的看着远处的血无极!

  云初玖走到血无极面前,皱了皱眉:“乌鸡哥哥,你这是唱的哪一出?我怎么不记得我还有个叫云初零的哥哥?!”

  “小九妹妹,上一次我做了错事,我想来想去决定要弥补你一下!所以我决定以后我就留在灵华宗了!要是谁敢欺负你,我就帮你揍他!”血无极撩了撩头发,深情的说道。

  云初玖只觉得天雷滚滚,这个乌鸡脑袋这是抽的什么风?!

  “留在灵华宗?你别的事情不做了?血魔宗你不管了?再说,即便你是我哥哥也不能说留在灵华宗就留在灵华宗啊?”

  “我有事就离开,没事就留下来陪你!至于怎么说服灵华宗的掌门,我自有办法,我只是来征求一下小九妹妹的意见,如果你不同意,我马上就取消这个主意。”血无极想来想去觉得自己必须先有接近云初玖的机会,才能打探出来帝北溟功力大增的原因,于是想到了这么一个好(馊)主意!

  云初玖刚要拒绝,血无极就说道:“我留在灵华宗一天,我就付给小九妹妹一万下品灵石,而且我保证不做损害灵华宗的事情!”

  “一万?乌鸡哥哥,我觉得你还是做你的血魔宗少主吧!”

  “五万!”

  “我又不缺哥哥,我四哥、六哥、八哥都在灵华宗呢!”

  “十万!”

  “大哥!你终于来了!小九我都想死你了!”

  血无极咬了咬牙,这丫是真贪啊!一天十万,一个月就是三百万,我的心啊,好疼啊!

  云初玖心说,我就算不答应,这个乌鸡脑袋打定了主意,也一定会想出别的幺蛾子,莫不如赚点小钱花花!

  “乌鸡哥哥,有件事我得告诉你一下,上一次你偷金缕草果实之后,我画了你一张画像,咳!咳!所以,现在四大宗门都在通缉你,你这么一现身,恐怕境况堪忧啊!”云初玖幸灾乐祸的说道。

  血无极莫名的就想起来,自己有几次刚现身就被人喊打喊杀,原来是这臭丫头造的孽!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